《零.刺青之聲》

《零.刺青之聲》

《零.刺青之聲》是一款動作類電視恐怖遊戲,作為現今遊戲界最出色的恐怖遊戲之一,本遊戲捍衛了系列的優秀傳統。其劇情是對系列的一個較好的補充,新加入的多角色系統比較成功,流程也設定得不錯。總體而言,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作品。

《零.刺青之聲》遊戲封面
遊戲中文名: 零.刺青之聲
遊戲外文名: Fatal Frame Shisei No Koe
遊戲類型: 動作
遊戲平台: 電視遊戲
開發廠商: Temco
代理廠商: Temco

遊戲簡介

《零.刺青之聲》《零.刺青之聲》
在PS2時代,恐怖類遊戲的作品並不多,而日益動作化的《生化危機》系列又都將大部分資源投入到了NGC平台,另一名作《寂靜嶺》系列也變得是壓抑有餘而恐怖不足了。隨著《零》《屍人》《九怨》等日式恐怖作品的抬頭,恐怖遊戲呈現出一派和風勁吹的景象。而因為前兩作達受好評的《零》系列也在今年暑假推出了最新的一部《零.刺青之聲》。
作為現今遊戲界最出色的恐怖遊戲之一,《零.刺青之聲》捍衛了系列的優秀傳統。其劇情是對系列的一個較好的補充,新加入的多角色系統比較成功,流程也設定得不錯。總體而言,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作品。

畫面音樂

從第一代開始,《零》系列的引擎就沒有作過很大的改進。灰朦朦,黑幽幽的畫面和鋸齒始終陪伴著玩家在這個恐怖的世界中冒險。不過,配合手電的照射和周圍景觀的一消一現,還有布幔等的飄動,人物和器具的倒影,突如其來的噁心怨靈,TECMO在此類遊戲的氛圍營造上已經達到了相當高的造詣。經過連續幾部作品的摸索,看來,TECMO在這方面已經是輕車熟路了。在《零》系列的幾部作品中,我們不難發現《午夜凶鈴》《咒怨》等日本恐怖片的影子:地板底下爬行的伽耶子,木櫃裡怕出的貞子,從天花板上突然掉下來的無頭女鬼,櫥櫃怪音……嚇人的伎倆可真夠豐富的了。

《零.刺青之聲》《零.刺青之聲》

陰森且毛骨悚然的氛圍被和風音樂特有的調調渲染過後,確實能讓部分玩家那頭皮發麻的恐怖感油然而生,當然,對於那些飽經風浪,久經沙場的恐怖遊戲FANS來說,這些嚇人的方式早已是見怪不怪,算得上是有些老套了。

劇情故事

《零.刺青之聲》《零.刺青之聲》
《零.刺青之聲》的主角為女性自由攝影師黑澤憐,因受到委託而前往深山中謠傳為鬼屋日式宅邸進行攝影,之後所沖洗出來的照片中赫然出了已論及婚嫁,卻因車禍身亡的未婚夫。自此以後憐每晚作夢都夢到自己身處於那間宅邸之前,對身亡男友的思念驅使她進入了宅邸中……除了憐之外,遊戲中還包括了目前擔任憐攝影助手一職的初代女主角雛咲深紅,以及憐已故男友的好友,與前代雙胞胎女主角有血緣關係,受委託調查相關事件的作家天倉螢等兩名角色。3 人有著各自擅長的能力,玩家需要善用這些能力,以不同的方式對抗襲擊而來的怨靈,解開宅邸的迷團。目前最吸引人的問題,應該在於三位主角之間的關係,首先根據官方設定,深紅和《零.紅蝶》的兩位女主角之間應該至少隔了兩代,從《零.刺青之聲》目前所給出的信息來看,故事發生的時間應該和《零ZERO》非常接近。而“黑澤”這個姓氏,又很明顯地和《零.紅蝶》裡面最終BOSS黑澤紗重所在的黑澤家有著密切的聯繫,那么,黑澤憐的父母又是誰呢,難道是《零.紅蝶》里大償發生前偷偷跑出村子的黑澤家的某人嗎,而天倉瑩應該毫無疑問地和《零.紅蝶》里零和繭有很大關聯,如果是後人的話,那為什麼又沒有繼承姐妹倆超強的靈力呢,相信玩過遊戲後,玩家對這些情況都應該見分曉了。

系統設定

遊戲的戰鬥工具依然是系列一貫的射影機,黑澤憐、深紅,以及幾乎毫無靈力可言的螢都可以使用射影機將怨靈們封印。這次的射影機新增了可以將怨靈暫時逼退或暫停行動的閃光燈能力。而三個不同的角色的能力是完全不同的,他(她)們會在與之對應的劇情章節中出現,升級的途徑同樣迥異。多角色系統的加入讓遊戲的可玩性有了相當程度的加強。加上豐富的隱藏要素,收集和重複性完全遜色於前面兩部作品,且隱藏的服裝,首飾等等很有親切感。
遊戲中與怨靈的戰鬥是在惡夢中所抵達的宅院之中展開的,而當憐從夢中醒來後,就會再度回到現實世界裡。黑澤憐的家以及一家醫院從外表上來看的話,與我們平時所看到的類似場所毫無區別。但在遊戲中,這卻屬於現實世界的範疇。遊戲中惡夢世界的設定便是憐在夢境中所抵達的屋邸,也是無數被怨念所咒縛之物流連之地。是個充滿了各種各樣的謎題的場所,無法逃脫出去的話就可能一輩子無法從這個夢境中醒來。

操作手感

《零.刺青之聲》《零.刺青之聲》
因為戰鬥工具,劇情與前面兩款作品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加上系統的變化,流程的加長,《零.刺青之聲》的遊戲方式顯得更豐富了。不過,具體的感覺與前作區別不大。兩年多前的一款《零ZERO》在未經過大肆宣傳卻獲得了市場及評價的雙重成功,並被許多玩家認為是“迄今為止PS2上最恐怖的遊戲”。首次開發3D恐怖冒險類遊戲卻取得如此佳績,令所有玩家認識到了TECMO的不凡功力。於是,除了CAPCOM的《生化危機》系列和KONAMI的《寂靜嶺》系列外,喜歡恐怖冒險遊戲的玩家又多了一個選擇《零ZERO》。憑藉前作《零ZERO》的成功,續作《零.紅蝶》在2003年秋為喜歡恐怖冒險遊戲的玩家再次上演了一場“殘紅零蝶飛天舞,步步驚心姐妹情”的好戲。遊戲主角孿生姐妹:姐姐“天倉繭”的柔弱和敏感,妹妹“天倉零”的堅強和細心被刻畫得極為細膩,匪夷所思的“紅贄祭”和峰迴路轉的劇情,更完善的系統(“射影機”等道具和怨靈等敵人也被繼承下來了),陰森幽恬的氛圍,出色的音效和推向故事高潮的主題曲,意味深遠的雙重結局……都讓玩家留下了比較深刻的印象。
可以說,《零.紅蝶》和《零.刺青之聲》已經將和風類恐怖冒險遊戲演繹得淋漓盡致了,然而,部分玩家卻覺得《零.紅蝶》和《零.刺青之聲》營造的恐怖氛圍不如前作《零ZERO》,整體而言,感受不如前作強烈……。其實這或多或少是先入為主的感受所造成了,大凡恐怖冒險類遊戲,如大名鼎鼎的《生化危機》和《寂靜嶺》系列等其實都存在這種現象:初次接觸過此類遊戲的玩家,當初不斷地在承受悸動還未平息,恐怖又來侵襲的輪番衝擊……而當玩家已是幾經風雨,多次接觸此類遊戲,對類似的音效和嚇人的伎倆早已感到麻木時,試問已經俱備“免疫力”的他(她)還會感到恐怖嗎?

冒險遊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