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系列

《零》系列是日本廠商TECMO開發的恐怖遊戲的總稱,該系列發布了四作,按照發售日期分別是《零:ZERO》《零:紅蝶》《零:刺青之聲》和《零:月蝕的假面》。前三作遊戲平台以PS2為主,XBOX和手機也有相應版本。已發表於2008年7月31日的《零》系列最新作《零:月蝕的假面》,遊戲平台為Wii。

零Zero

故事

零ZERO零ZERO

1986年9月26日雛咲真冬為了尋找因取材而下落不明的恩人,作家高峰準星而前往高峰失蹤的冰室大屋,但他亦同樣失蹤。真冬唯一的妹妹深紅,為了找尋兄長而單獨來到冰室大屋。

人物

雛咲深紅
女主角,17歲,學生。
天生擁有極強的靈力,能看到靈界事物,因此被其他人不理解甚至孤立。為了尋找失蹤的哥哥來到冰室邸,展開一段恐怖旅程。由於靈力強,深紅的射影機的靈力圈會較小而且攻擊力強,另外PS2、XBOX和美國版的深紅樣貌也有所不同。

雛咲真冬
男主角,21歲。
深紅的哥哥,同樣天生擁有很強的靈力。真冬在遊戲剛開始時是玩家可操控角色。

冰室霧繪
最後一代繩之巫女。
由於得知自己心愛的人被殺而情緒不穩,使儀式失敗。霧繪的心分成兩部分,一個是霧繪善良的部分:小霧繪,另一個是被怨靈附身的邪惡霧繪,這個霧繪會把闖入冰室邸的人殘忍殺害。邪惡霧繪是零 ZERO的頭目,小霧繪則幫助深紅和真冬。

零紅蝶

故事

天倉澪天倉繭姊妹,因為水庫整建計畫,他們得要搬離那個地方,在幾年後姐妹倆回到以前的故鄉去遊覽。 但是卻誤闖結界,進入了皆神村。

人物

天倉澪
本代故事的主角,為雙子中的妹妹,性格較為活潑。具有感應到靈的能力,但能力較為繭弱,只要和繭接觸後,便可以看到繭所看到靈異現象,一直對繭的腳傷愧疚於心。結局“紅蝶”中親手掐死了姐姐繭,精神受到極大刺激;結局“虛”中,為了救出掉入虛的姐姐而看到了虛,被虛中強大的怨氣沖傷了眼睛從而失明。在結局“約定”(僅出現於Xbox版)中,和姐姐一起平安地逃出了村子。雖然遊戲中沒有說明,但可以認為在OP里,澪在看到站在鳥居前哭泣的八重時就已經被八重附身了,只是由於靈感不強,並未受到八重的控制。

天倉繭
雙子中的姊姊,性格較為內向溫順且體弱,對澪非常依賴,年幼時由於為了追趕上澪,不甚失足摔落山腳,造成一腳受傷。具有強大的靈感力,也因此容易被附身,只要和澪在一起便能保有自己的意識。在Hard難度的boss戰中,BGM的右聲道是繭的內心獨白,從那裡可以知道年幼時的墜崖事故實際上是繭有意為之。在結局“虛”的最後一個鏡頭中,可以發現繭看著已經失明的妹妹澪微笑。

黑澤八重
雙子巫女中的姊姊,和紗重的感情非常要好,因為不想執行儀式,在儀式的當天與紗重一同逃跑。在逃跑的過程中沒注意到紗重跌落到山腳下,在尋找紗重的過程中在山裡迷路,等回村時候卻發現村子早已消失僅剩下村口的鳥居,立在鳥居前哭泣的她遇到了依約前來接她的宗方良藏,在前作Zero中也曾登場。

黑澤紗重
本代遊戲中的終極Boss。雙子中的妹妹,一直愛慕著立花樹月,但因為知曉樹月對八重的情感,所以無告白,在儀式中與八重一起逃跑,卻不甚摔落山腳,被趕來抓人的村民給抓回去。一直深信八重會回來完成儀式的紗重,到最後卻是一個人獨自完成儀式,因為執行儀式的並非完整的雙子,儀式徹底失敗,怨氣衝出虛而造成大償,她的怨靈也重現於虛之上,殘殺了全村的村民並將整個村子籠罩在黑暗之中。由於被八重扔下,和目睹了心上人樹月的死,紗重精神崩潰而不停地狂笑。結局“紅蝶”中,紗重借澪的手完成了儀式化為紅蝶;結局“虛”中被澪擊敗而掉入虛的深淵;結局“約定”中,和趕回來的八重一起跳入虛,兩人化為一隻紅蝶,實現了當年“永遠在一起”的約定。值得一說的是,在皆神村仍按照古老的觀念,認為雙子中先出身的為幼,後出生的為長,所以放到現在來看,實際上紗重才是雙子中的姐姐而八重是妹妹。

黑澤良寬
八重與紗重的父親,為皆神村儀式的祭主,主掌著全村的祭祀,在很久以前也曾經為了祭典殺死自己的雙胞胎弟弟成為“鬼只”。

立花樹月
立花家雙子中的哥哥,愛慕著黑澤八重,在紅贄祭中殺死了弟弟睦月,因為太過思念睦月而一夜白髮,並導致儀式失敗,也因此必須由黑澤家的雙子再舉行一次紅贄祭。由於曾經於弟弟約好不要讓黑澤家的雙子遇到同樣的事情,因而以自身為餌,協助兩人逃離村子,最後被村民抓起來關在倉庫中的牢里,在協助兩人逃走後於牢中上吊自殺。

立花睦月
立花家雙子中的弟弟。為躲避紅贄祭,樹月曾計畫帶著他逃離村子,因為睦月身體虛弱只能作罷,與哥哥約定“不讓黑澤家姐妹遭遇同樣的命運”。

立花千歲
樹月、睦月的親生妹妹,對樹月非常依賴,由於視力不好缺乏安全感,因此個性上非常怕生,只要一有陌生人便會躲在壁櫥,一直認為樹月之所以被關起來是八重害的。在大償的時候因為害怕而躲在壁櫥,最後死在壁櫥里。深恨八重,因為將主人公澪當成八重而對她發動攻擊。

真壁清次郎
本代遊戲的Boss。民俗學者,帶著從朋友麻生邦彥那得到的攝影機,來到皆神村探訪。用著攝影機一一記錄及挖掘皆神村儀式的秘密,後來被當為陰祭里的‘楔’而犧牲,在大償時殺害全村村民,和紗重一同登場,關係不明。

宗方良藏
真壁的助手,和真壁一同前往調查村子的事,也是樹月的好友,因而得知村子裡有秘祭的事,因而向真壁提儀調查。後來真壁讓宗方先行離去,再返回村子時,發現村子已經消失及站在村口前茫然的八重。和前作Zero中登場的民俗學者宗方良藏為同一人物,也是揭示兩部作品間聯繫的關鍵人物。

槙村真澄
為了即將新建的水壩,來皆神村附近進行地質、地形調查團的一員,在調查過程中誤入皆神村,嘗試過尋找逃出村子的方法並為後來的主角留下了不少線索,被楔殺死。

須堂美也子
槙村真澄的女友,在男友失蹤後,在尋找男友的過程中誤入皆神村,雖然得以和槙村再會,最後被槙村的怨靈殺死,自己也成為怨靈。

桐生善達
茜與薊的父親,生活在早於八重和紗重的時代,由於為了安慰傷心的茜,身為制偶師的他做了一尊薊的人偶。後發現人偶已經被惡靈占聚成為了“軀”,並且操縱著茜,因而想毀掉人偶,最後被軀操縱的茜給殺死。

桐生茜
雙子巫女中的姊姊,生活在早於八重和紗重的時代,在紅贄祭中殺死了妹妹薊,在得到薊的人偶後無時無刻都跟人偶在一起,最後靈魂被人偶所操縱。大償發生時已為故人。

桐生薊
雙子巫女中妹妹,生活在早於八重和紗重的時代,在紅贄祭中犧牲,認為已經和姊姊合而為一,非常討厭人偶而且想毀掉人偶,因而在暗中一直幫助主角。遊戲中和茜一起出現的怨靈並非桐生薊,而是被惡靈俯身的人偶。

零刺青之聲

故事

黑澤憐接受了委託前往深山中謠傳為鬼屋的日式房子進行攝影,但卻在攝影時看到了死在車禍里的未婚夫麻生優雨。而當黑澤憐回到家入睡後,卻夢見名為“沉眠之家”的古老宅邸,遇上了各式各樣的怨靈,其中還有一個渾身刺青的“刺青の巫女”。而當黑澤憐從夢中醒來後,身上卻出現了一閃即逝的蛇形刺青…… 夢中的事物逐漸與現實重疊,擊退怨靈的射影機、忽然出現的各類怨靈、在沉眠之家撿到的各類日記……

人物

黑澤憐
二十三歲自由攝影師。因工作關係來到“幽靈屋敷”。無意間看到車禍身亡未婚夫:麻生優雨的影子,因此進入了恐怖世界,當她調查身上正蔓延的蛇型紋身時,惡夢亦慢慢地入侵她的現實世界。

雛咲深紅
十九歲,黑澤憐的助手。曾經歷冰室邸的恐怖,漸漸從失去哥哥的痛苦中恢復。與憐一起前往“幽靈屋敷”。懷著對哥哥強烈的思念,被“沉眠之家”所吸引,再次體驗恐怖旅程。

天倉螢
二十六歲自由作家,是麻生優雨的好友,和他關係密切。在優雨過世後,負起照顧憐的責任。被憐邀請前往“幽靈屋敷”調查。為幫助被囚禁在夢中“沉眠之家”的侄女:天倉澪,自己也慢慢被夢所引誘。

麻生優雨
二十四歲的民族學編輯,黑澤憐的未婚夫,一次車禍中逝世,優雨是雛咲真冬的好友,當真冬在冰室家失蹤後,優雨便一直負責照顧雛咲深紅。優雨去世前正與螢一起調查都市傳說:沉眠之家。

雛咲真冬
深紅哥哥,二十三歲時於冰室邸調查中下落不明。兩年後,妹妹深紅在“幽靈屋敷”看到哥哥模糊的身影。他曾託付好友優雨,一旦自己發生什麼意外時,代自己照顧深紅。

天倉澪
十五歲,螢的侄女。三個月前,水壩失踨事件中唯一逃脫的人。對自己親手殺死姐姐繭一事感到十分慚愧及懊悔不已。後來一度失去意識,因太過想念失去蹤影的姐姐,而被夢囚禁著。

久世零華(雪代零華)
刺青の巫女,原名雪代零華。由於所居住的村子被毀,失去雙親的雪華,以巫女身份被接到久世家。其後目睹戀人被殺,因過於悲傷與憤怒道致儀式失敗。

乙月要(久世要)
久世鏡華和秋人的兒子,由於久世家禁止生男,因而驅逐出村,其後與零華相戀,最終在雨音的幫助下,進入刻宮內與零華相見,之後被守護儀式的久世夜舟殺死。

久世鏡華
久世要及雨音的母親。因終日想念已離村的柏木秋人,而每天向著鏡台持續梳著被秋人稱讚過的長髮,終日哭泣著等待絕對不會回來的秋人。

柏木秋人
民俗學家。久世家禁止男性居住在村內,只是為了傳宗接代而把秋人帶進久世家作客。後來與鏡華相戀,但當鏡華懷孕後被流放出村,之後被殺。

久世 雨音・水面・時雨・冰雨
被稱為鎮女的四名幼女,職責是照顧刺青巫女的起居,並在儀式中對刺青巫女實施咎打(用刺青木將巫女的四肢釘住)。
最年長的冰雨是其他三位鎮女的前輩,忠於職務,當儀式失敗引發破戒之後,她為了將因破戒而出現的挾間限制在久世宮而繼續儀式的收尾,在殺死了當時仍活著的水面和時雨之後一個人靜靜地迎接死亡。
時雨雖然對自己所做的事開始感到厭惡但仍然完成職責,對於雨音的處刑,她在日記中向雨音表示歉意。
最年幼的水面剛當上鎮女,對於釘穿人四肢的事並無罪惡感,甚至相當期待。
雨音是唯一一個完全厭惡了自己職責的鎮女,也是乙月要的異父妹妹,鏡華的女兒,在知道零華思念的戀人就是自己的哥哥後,她不顧久世宮的禁令將乙月要帶入久世宮與零華見面。由於違反了不能將男子帶入久世宮的禁令,雨音被釘穿四肢處死。她的靈魂出現在深紅面前,請求深紅代她幫助久世零華和乙月要。

零月蝕的假面

月蝕的假面月蝕的假面

日本本州以南的諸多小島中,有一座名稱為 朧月島 的小島。十年前,島上有五名少女在該島舉辦“朧月神楽”時突然失蹤,後來被負責該事件的刑警發現,五人雖然都平安無事,但卻同樣的失去了那段記憶。事件發生兩年後,島上的人們開始集體失蹤,而少部份被警方發現的村民都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且臉上都像是看到恐怖無比的東西,雙手掩面並且面目扭曲。此事件經由警方的追查下也毫無成果,因此案件也成了懸案,往後再也沒有人踏上朧月島而成了無人島。
而現在,有兩名少女再度踏上朧月島的土地上,麻生海咲和月森円香就是當初失蹤的五人之二,而他們再度踏上朧月島的原因則是因為當初一起獲救的五名少女中,有兩名少女,鞠絵與十萌離奇死亡,而死法和當初朧月島居民的死法如出一轍。海咲和円香認為他們的死因跟當初朧月島上發生的事情一定有相關連,因此決定自己找出緣由。踏上朧月島上的隴月館後,海咲和円香就失散了,円香在尋找海咲時發現到一台具有除魔作用的射影機,利用射影機打敗出現的怨靈後,円香也因為被一群怨靈包圍而失去意識……為了尋找失蹤的好友海咲和円香,流歌也繼他們的腳步重新踏上朧月島……

主題曲

零~紅蝶~
《蝶》演唱者:天野月子
零~刺青之聲~
《聲》演唱者:天野月子

名詞注釋

射影機
由日本民俗學家麻生邦彥博士研製的,能夠拍攝到"看不見的事物"的特殊照相機。零系列最關鍵物品,在零系列中有數台射影機存在,根據遊戲中獲得的麻生博士本人遺留的筆記來看,除了零Zero中使用的以外,其餘均為"試作品"。
靈石收音機
以用礦石做為部份迴路來收訊的礦石收音機改良而成,據說可以收到靈界的聲音,靈界的聲音可以藉由收音機而被聽見,與人能夠感受某些氣息產生預感,雙胞胎之間的共鳴,有著類似的特性。
膠捲(菲林)
分零七式、十四式、三七式(零Zero特有)、六一式、七四式(零Zero特有)、九零式和零式。每種膠捲皆有不同的攻擊力和填充時間,是射影機能攻擊怨靈的原因。
鏡石
數量稀少,主角身上只能裝備一塊。當強大的怨靈攻擊主角,鏡石會提供主角多一條生命。
萬葉丸
遊戲中的補血物品,能補充少量體力。
御神水
遊戲中的補血物品,數量稀少。
Zero Shot
靈力計量表滿檔狀態與擷取圈呈黃色狀態下拍照。
靈石
可以使用照相機的強化功能(如:壓、遲、視、痹、探...等),每使用一次要消耗一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