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漢卿》

《關漢卿》

《關漢卿》田漢編劇。刁光覃扮演關漢卿,舒繡文扮演朱簾秀。為紀念世界文化名人關漢卿,田漢創作的12場話劇《關漢卿》,全劇以《竇娥冤》的寫作和上演為線索來展開矛盾衝突,塑造了元代戰鬥的戲劇家關漢卿的藝術形象。單純善良的少女朱小蘭抗拒惡奴凌辱,被贓官誣陷處斬。關漢卿激於義憤,在歌伎朱簾秀等人的支持下寫成了悲劇《竇娥冤》。權貴阿合馬看出了關漢卿借戲劇鞭笞時政的意圖,強令修改劇本,否則不許上演。關漢卿寧折不彎,拒絕修改。朱簾秀深明大義,以自我犧牲的精神承擔了演出的責任。

基本信息

基本信息

劇照劇照

體裁:話劇

作者:田漢

原發刊物:《劇本

發表時間:1958年5月號

首演時間:1958年6月28日

導演:焦菊隱歐陽山尊

演出單位:北京人民藝術劇院

編劇:田漢

導演:焦菊隱 歐陽山尊

作曲:金紫光 吳南青

設計:辛純 宋垠 鄢修民

主要演員:刁光覃舒繡文于是之孟健歐陽山尊

首演時間:1958年6月28日

首演地點:首都劇場

編劇:田漢

導演:焦菊隱

作曲:金紫光 樊步義

設計:王文沖 韓西宇 方堃林

主要演員:田沖狄辛童超謝延寧呂齊

重排時間:1963年8月23日

演出地點:首都劇場

劇情簡介

介紹一

話劇《關漢卿》話劇《關漢卿》

無辜民女朱小蘭被貪官污吏處死。關漢卿滿腔義憤,寫《竇娥冤》以伸張正義,演出後獲得巨大成功。場上有義士王著高呼:“與萬民除害!”這激怒了權貴阿合馬之流,他們強令關漢卿修改劇本。關漢卿決不屈服,誓死不改,遂陷囹圄。他決心“將碧血,寫忠烈,作厲鬼,除逆賊……”,於此,塑造了一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響噹噹的一粒銅豌豆”的崇高形象。
此劇寫關漢卿和朱簾秀的“發不同青心同熱,生不同床死同穴”的愛情,他們不但是情投意合的塵世知己,而且是志同道合的戰友。一個敢寫,一個敢演,即使一起投入大獄,面對殺身之禍,也都視死如歸。一曲《雙飛蝶》,將愛情引向一個淨化人生,升華人格,感人至深,催人淚下的悲壯境界。

介紹二

劇作家關漢卿生活在十三世紀末葉,南宋最後滅亡之後。忽必烈汗統一中國,建立了元朝。一天,關漢卿在太都城邊見到無辜的民女朱小蘭被大興府尹忽辛處死,萬分憤慨,下決心寫一出新戲,為百姓伸冤。名歌妓朱簾秀是關漢卿的藝術合作者,兩個人互相愛慕。在她的鼓勵之下,關漢卿開始創作他的不朽作品——《竇娥冤》。在關漢卿友人的幫助下,朱簾秀的戲班得以演出此劇。

《關漢卿》劇照《關漢卿》劇照

演出獲得了極大成功,但是也深深刺痛了反動統治者。劇中影射的貪官忽辛的父親正是當時皇帝的寵臣阿合馬。阿合馬派他的走狗郝禎來命令關漢卿改寫劇本重新演出,卻遭到關漢卿和朱簾秀的堅決拒絕。於是阿合馬下令把關漢卿和朱簾秀投入獄中。在獄中,關漢卿和朱簾秀決心鬥爭到底,死而不渝,關漢卿還贈給朱簾秀一首“蝶雙飛”詞——“將碧血,寫忠烈,做厲鬼,除逆賊!……”

關漢卿的朋友和大都人民一道簽署了一張保釋他和朱簾秀的“萬民稟”。懾於人民的呼聲和憤怒,關漢卿的“死刑”改為“驅逐出境”,朱簾秀也被交還行院,嚴加管束。在統治階級的淫威下,關漢卿被迫和朱簾秀分離。他帶著大都人民的熱愛登上了旅程,投入新的戰鬥。

介紹三

中國現代劇作家田漢的12場話劇。寫於1958年,同年由北京人民藝術劇院首演。劇本以《竇娥冤》的寫作和上演為線索來展開矛盾衝突,塑造了元代戲劇家關漢卿的藝術形象。單純善良的少女朱小蘭抗拒惡奴凌辱而被誣陷,贓官不問情由,判她死罪。

關漢卿出於義憤,在歌伎朱簾秀的支持下寫成悲劇《竇娥冤》。權貴阿合馬看出劇中針砭時弊的傾向,責令修改,關漢卿寧折不彎,堅持按原作演出。深明大義、富於自我犧牲精神的朱簾秀以自我犧牲的精神承擔了演出責任。除此之外,劇本還描寫了嫉惡如仇的賽簾秀、詼諧風趣的王和卿、俠肝義膽的王著等人物來映襯主要人物,也寫了投機取巧、見風使舵的歹人葉和甫來作對照。劇本體現了田漢作品的一貫特色:熾熱的詩情,執著的正義感和震撼人心的道德力量。

劇情梗概

第一場 元世祖至元18年(1281年)的大都。靠城邊小酒店街口,許多人擁擠著看行刑的行列。騾車上的女犯後面緊跟著一個老婦高聲叫冤。太醫院的名醫、大劇作家關漢卿從酒店女掌柜劉大娘口中了解了朱小蘭冤案的全部情況。關漢卿到街口與書會朋友謝小山作別,和欠耍俏向城外方向走去。這時,權臣中書省平章政事阿合馬的第二十五個兒子帶著爪牙,進入劉大娘酒店,將大娘的女兒二妞搶走。劉大娘伏地大哭。

《關漢卿》劇照《關漢卿》劇照

第二場 大都附郭朱簾秀的家,當時的行院所在。關漢卿氣憤地向朱簾秀講述著朱小蘭的悲慘故事。朱簾秀雖為名噪一時的歌妓,卻出身貧苦農家,小蘭的悲慘遭遇,引起了她的共鳴。二人當即商定,由關漢卿將朱小蘭的冤案寫成雜劇《竇娥冤》,朱簾秀主演竇娥。

第三場 城外西山林園阿合馬華麗的別邸中,關漢卿正在為阿合馬的母親診治,侍女在伺候著。關漢卿認出丫頭秋燕就是二妞。在治好了阿合馬母親的心痛病後,利用阿合馬母親要常賜他的機會,救出了二妞。二妞得以與劉大娘團聚,並同差官周福祥結成美滿姻緣。

第四場 關漢卿在書齋里對著殘燭時而喔吟、構思,時而伏案狂草,時而起身伸腰,抽劍起舞,譙樓鼓敲三點。雞叫了,他還在拚命地寫《竇娥冤》。有人叩門,謝小山與玉梅進來。關漢卿與他們商談《竇娥冤》幾折的牌子。關漢卿太累睡著,鼾聲大起。謝小山與玉梅走出。

第五場 關漢卿的好友楊顯之在關漢卿在書齋看已寫成的幾折《竇娥冤》,並作修改。看著修改過劇本,關漢卿不覺朗誦起來。猥瑣文人葉和甫威脅、利誘關漢卿,要他不要寫《竇娥冤》。關漢卿的好友王和卿為演《竇娥冤》找園子。

第六場 玉仙樓後台。關漢卿跟卸了裝的馬二、燕山秀、賽簾秀從繡幕的門帘後面緊張地窺視著前台的表演和觀客席的情況。後台的管事們和蒙古的衛士們不時地走動著,場上正演唱著《竇娥冤》。朱簾秀的演出非常成功。關漢卿、王和卿向她祝賀,益州千戶王著也向朱簾秀、關漢卿致謝。此時葉和甫領著中書省左丞郝禎來到後台,要關漢卿改戲再演,並威脅說:“不改不演,要你們的腦袋!”葉和甫在一旁幫腔。關漢卿決定,寧可不演,斷然不改!朱簾秀勸關漢卿連夜離開大都,甘願自己承擔責任。關漢卿卻斬釘截鐵地說:“死,就死在一起!”

第七場 玉仙樓的正官廳。阿合馬陪大司徒和禮霍孫看戲。由於朱簾秀完全照原詞演出,沒有任何改動,阿合馬氣得吹鬍子瞪眼。當竇娥唱“這都是官吏們無心正法,使百姓有口難言”時,阿合馬大怒,下令停演。關漢卿、朱簾秀被押下。寒簾秀因念加上的詞“何日蒼天開眼,要將酷吏剝皮”,而被挖去雙眼,押入死牢。

第八場 至元十九年(1982年)三月末的大都獄中。深夜,獄吏設案問供。關漢卿從獄吏口中得知,他的案情因王著案的牽連越扯越大了。葉和甫誘勸關漢卿按他的意思招供,被關漢卿重重一記耳光,打倒地在。關漢卿與朱簾秀獄中重逢,堅貞不屈。關漢卿寫成曲子《蝶雙飛》,朱簾秀半誦半唱,表達了他們堅強的意志和愛情的忠貞。

《關漢卿》劇照《關漢卿》劇照

第九場 二妞的家。劉大娘來看她的女兒。從周福祥口中得知,孛羅大人把阿合馬二十幾年來胡作非為的惡狀告訴了皇上。皇上說:“那么王著殺阿合馬是對的呀。”就把阿合馬在上都通玄門外開棺戮屍,把忽辛以下的幾個兒子也都抓起來了。謝小山托周福祥將保關漢卿、朱簾秀的萬民稟貼遞上去。

第十場 秋雨聲中,兩獄座將帶著腳鐐手銬的關漢卿推進獄室,關漢卿倒在地上,鐐銬鐺然作響。關漢卿慢慢爬起來,撫著肢體。獄吏將朱簾秀鼓勵關漢卿鬥爭勇氣的紙條交給關漢卿。

第十一場 和禮霍孫的籤押房。和孔霍孫和他親信的幕僚徹里·不花一道進來。徹里·不花為關漢卿說情。和禮霍孫發現兩次被打下去的萬民稟帖又在待閣的公文底下,以為是關羽顯靈。經二妞丈夫周福祥三次巧遞萬民稟貼和徹里·不花的說情,和里霍孫決定改判關漢卿斬罪為驅逐出境。

第十二場 距大都不遠的盧溝橋。這是南下大道的開端,也是古代大都人送行的地方。眾人送別關漢卿。周福祥騎馬而至,念檔案:“奉和禮霍孫丞相鈞諭:關漢卿一代作者,敢與權奸相抗,雖依功令逐出大都,仍認為大都文藝巴托;朱簾秀藝行卓越,許其脫去樂籍,隨關漢卿出境南下,沿途關津,毋得阻留。”蘆溝橋上,關漢卿、朱簾秀並轡徐行,回頭與送行的人互相揚手惜別。

作者簡介

作者田漢作者田漢

田漢,原名田壽昌,1898年3月12日出生於湖南省長沙縣東鄉田家塅茅坪的一個農民家庭。從小受湖南湘戲和木偶戲、皮影戲的影響,對戲劇情有獨鍾。辛亥革命時他上中學,就仿照京劇的形式創作了《新教子》和《新桃花扇》。1916年去日本留學,受日本新劇和西方話劇的影響,立志做“中國未來的易卜生”,開始話劇創作。他積極參加少年中國學會和創造社的活動。1922年回國,與妻子易漱瑜自費創辦《南國半月刊》,組織南國社,開展戲劇運動。1930年參加“左聯”,成為左翼戲劇運動的領導人。1935年被捕入獄。抗戰時期,參加郭沫若領導的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第三廳,任第六處處長,負責藝術宣傳,足跡遍布武漢、長沙、桂林、昆明、重慶、上海,始終站在戲劇運動的最前線。建國後,田漢擔任文化部戲曲改進局局長和中國戲劇家協會主席。他為電影《風雲兒女》創作的主題歌《義勇軍進行曲》被廣為傳唱,成為中華民族的精神象徵,建國後被定為《國歌》。1968年12月10日,田漢被“四人幫”迫害,含冤去世。

創作背景

《關漢卿》創作的年代是“狠抓階級鬥爭”、進而掀起“大躍進”狂熱的時代,以“高指標、瞎指揮、浮誇風”為標誌的“左”傾錯誤嚴重泛濫。在這種潮流的影響下,戲劇界也出現了“全民辦文藝”、“大搞民眾創作運動”、“大放戲劇衛星”的“熱氣騰騰”的局面。在“打破各種迷信,高舉紅旗前進”、“創作不神秘,人人都寫戲”、“政治掛了帥,新戲大批來”的口號下,人們都“發了瘋似的”大放“衛星”,創作的“躍進指標”一天翻幾番,誰也不甘落後,生怕被斥為“右傾”。
《關漢卿》的創作與紀念關漢卿的活動有直接關係。1958年,世界和平大會把關漢卿定為世界文化名人,決定當年6月為這位大戲劇家舉行創作活動700周年紀念會。這是中華民族的光榮,也是戲劇界的驕傲。身為劇協主席的田漢聽到這個訊息更是激動,因為關漢卿是他景仰的作家。在中國劇協召開的《關漢卿學術研究座談會》上,田漢作了專題報告,對關漢卿的一生及其作品給予很高的評價,認為關漢卿是中國現實主義戲劇文學傳統的主要奠基人之一,他的許多作品都是“現實主義浪漫主義相結合的很好的範例”。對關漢卿的欽佩,使田漢充滿了創作的激情, 遂即萌發了要給關漢卿“寫個戲”的願望。

人物形象

劇本描寫了關漢卿正直、善良,勇敢的大無畏精神,無情地抨擊了統治階級的黑暗政治。關漢卿生活的時代,是一個充滿苦難和黑暗的時代。那個時代是沒有道理和王法可講的。人民的財產可以隨時被侵吞、性命隨時被殺害。一方面是統治者、惡霸、有錢有勢的人肆虐猖獗、為所欲為,他們侵占民田,掠人為奴,無惡不作。據史書記載,被大惡霸阿合馬掠去作妻妾的良家婦女竟達133人。一方面是貧苦善良的人民掙扎在水深火熱之中,受盡欺凌而無處申訴。關漢卿的畢生事業,就是站在人民的立場上,高舉起正義的火把,將自己的生命安危置之度外,向那些無法無天的惡賊作強烈的抗議,宣洩被壓迫人民的苦難和怨憤,為勞苦大眾伸張正義。
劇本成功地塑造了深明大義、勇於自我犧牲、敢愛敢恨的朱簾秀,嫉惡如仇的賽簾秀,詼諧風趣、愛憎分明的王和卿,仗義、堅強的王著。也描寫了淫威邪惡的阿合馬,狠毒卑鄙的郝禎,投機取巧的無恥文人葉和甫。現存歷史文獻中,有關關漢卿的生平材料極少。田漢根據僅有的歷史資料,全面分析元代社會的政治階級狀況以及人民生活,深入研究關漢卿作品中所流露的思想感情,從而準確地把握關漢卿的思想和性格特徵。田漢為人民奉獻了一位和人民民眾息息相通、憎恨醜惡、不畏權貴、大義凜然,追求真理的古代文人關漢卿的光輝形象。七百年前,關漢卿以“酌奇而不失其真”的創作精神寫出了驚天動地的《竇娥冤》,七百年後,田漢以革命的浪漫主義和革命的現實主義相結合的創作精神寫下了不朽的劇作《關漢卿》。

作品特色

《關漢卿》1968話劇《關漢卿》
劇作在處理歷史真實和藝術真實的關係上有獨到之處。關漢卿是十三世紀我國元代大劇作家,由於元代統治者輕視戲劇藝人,因而文獻中留下的有關關漢卿的史料非常少。田漢憑藉這有限的史料,結合關漢卿的全部著作,力求準確地把握關漢卿的思想感情和性格特徵,同時,他又運用歷史唯物主義觀點去分析元代的經濟、政治和人民的生活狀況,從複雜的社會關係和尖銳的階級、民族矛盾中把握了歷史的真實。

這個劇本中的主要人物,大都在歷史上實有其人,並非出於藝術虛構。但如果要求劇作家完全按照這一鱗半爪的史料去寫,顯然不可能構成完整的戲劇情節。田漢在創作中正是藉助於浪漫主義的豐富想像,充分發揮藝術的聯想力,將散見於各種資料的歷史事件與歷史人物,貫穿在《竇娥冤》的創作和演出這條主線上,並圍繞著關漢卿的藝術活動和政治抗爭,把筆觸伸展到社會生活的各個角落,從而勾畫出各種不同性格的人物形象,交織成一幅充滿了民族矛盾與階級矛盾的社會圖景。劇作並沒有寫關漢卿的一生,而是緊緊圍繞著創作和演出《竇娥冤》展開戲劇衝突,在一系列矛盾鬥爭中逐步顯示關流卿的英雄性格。劇本開首,關漢卿就被劇作家推向了正義與邪惡鬥爭的第一線。《竇娥冤》上演後,衝突進一步激化,當權貴們下達了“不改不演,要你們的腦袋”的最後通諜時,他泰然自若,置生死於度外,表現了臨危不懼的英雄本色。關漢卿入獄,戲劇衝突也達到了白熱化的程度。劇作正是在這跌宕起伏的矛盾衝突中刻畫了關漢卿“蒸不爛、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的“銅碗豆”性格。另外,歌妓朱簾秀的形象也塑造得極為成功。劇作家運用豐富的想像,將她塑造成豪爽尚義、美麗善良,具有自我犧牲精神的女藝人形象,並讓她與關漢卿相互映襯,相得益彰,從中顯示出各自的英雄性格。

《關漢卿》在歷史劇的形式美方面也進行了大膽的探索和創新。它以詩入劇,唱詞極為優美。第八場關漢卿與朱簾秀在獄中互訴衷揚,一曲《蝶雙飛》,既深刻地揭示了人物崇高的心靈美,使人物的精神境界升華到新的高度,發出奪目的光輝,又增強了戲劇效果和藝術感染力,形成了劇作熔壯美與優美一爐的美學風格。

《關漢卿》情節曲折動人,富於傳奇色彩。全劇緊扣《竇娥冤》的創作和演出展開曲折複雜的戲劇衝突,其中既有關漢卿、朱簾秀等藝術家和人民民眾跟以阿合馬為代表的元朝反動統治者的激烈鬥爭,又有與混在當時雜劇界的敗類、反動統治者的幫凶葉和甫的尖銳衝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跌宕起伏、富於傳奇色彩的劇情發展中,成功地塑造了關漢卿、朱簾秀等元代藝術家的動人形象。

貢獻

《關漢卿》關漢卿
《關漢卿》堪稱田漢的絕唱,他以詩的語言,詩的情調與詩的構思,譜出了一曲關漢卿的讚歌。展現了田漢不僅作為一位戲劇家,而且作為一位熱情澎湃的浪漫詩人的卓越才華。《關漢卿》濃郁的抒情色彩,伴隨著化入其中的元曲的神韻和聲律,顯現著濃烈的詩情和歷史的意味,令人迴腸盪氣,回味無窮!關漢卿的藝術形象,概括了中國歷史上一切進步文人的鬥爭品格,也體現了田漢一生為我國戲劇事業奮鬥的親身體驗。作品在歷史真實的基礎上,運用大膽的想像,熾熱的詩情和作者一貫的歷史責任感,博得極高的聲譽。全劇結構完整、語言精煉、通俗,描寫細膩,被公認為是田漢戲劇創作的高峰,堪稱中國話劇史上一座不朽的豐碑。
1958年,以田漢《關漢卿》的問世為標誌,出現了一股歷史劇的創作熱,其特點是,一些老一輩劇作家紛紛執筆。如郭沫若的《蔡文姬》和《武則天》、曹禺的《膽劍篇》、丁西林的《孟麗君》、劉川的《竇娥冤》、老舍的《義和拳》、田漢的《文成公主》和朱祖詒的《甲午海戰》等。這批歷史劇,有些寫得相當精彩,演出後受到觀眾的熱烈稱讚。

作品評價

關漢卿是一位十分接近人民的戲劇家,有些人硬把“大金優諫關卿在”的關卿,或是向元主進什麼“伊尹扶湯”的關卿扯在一道,就歪曲了關漢卿的性格。觀彩排後曾寫此律拿來紀念關漢卿吧:

關卿久矣薄儒冠,寧向勾闌罵濫官。
雪意何嘗千載遠?笛聲長向五更寒。
簾前慷慨陳詞易,獄底從容擊賊難。
畢竟“蝶雙飛”願遂,好收紅淚上征鞍。
——田漢《看<關漢卿>彩排後》
(光明日報1958年6月27日

《關漢卿》劇照《關漢卿》劇照

壽昌:我一口氣把您的《關漢卿》讀了,寫得很成功。關漢卿有知,他一定會感激您。特別是朱簾秀,她如生在今天,她一定會自告奮勇,來自演的。

我有一點意見:是否可以考慮,讓盲了目的賽簾秀在最後一場登一次場?她是最引人同情的角色,應該讓她最後陪著朱簾秀一同來送行。一些壯烈的話由她自己說出,不要採取間接的方式。最後的那支“沉醉東風”,我倒建議由賽簾秀來唱。在收場處賽簾秀還涔出血淚,不是更能感動人嗎?請您考慮一下。這樣改起來並不費事,您如同意,一定可以剪裁得很好。
——郭沫若摘自《關於<關漢卿>的通信》
1958年5月2日夜讀完《關漢卿》後)

把彼此無關的人和不同的事情串在一起,是宋、元時代的小說和戲劇作家常用的手法,這叫做“捏合”。田老在這個劇本里寫的歷史人物,也是採用的這個手法,例如:文天祥與梁進之的會面,郝禎和關漢卿的交鋒,都沒有斧鑿痕跡,用的很好。其中,王和卿在戲裡應該是個戲膽,他是一個很有風趣、很樂觀的人,這在當時是不容易的,那個時代的大多數戲劇作家,或者擴大來說,知識分子,差不多都是消極思想非常濃厚的,馬致遠就是一個很好的人物代表,王和卿和這一般人不同,他要人們敢笑、敢罵,他反對頹廢的“隱居樂道”者,他要人們首先恢復成為真正的人,不然的話,一切無從談起。

——吳曉鈴《座談田漢新作<關漢卿>》
(戲劇報1958年9月)

田漢是劇作家兼詩人,但他過去的劇本中,詩人的氣味更重,《關漢卿》這個戲則是將詩與戲劇結合得更緊密,可以看得出寫得更成熟了。他是大手筆,是像莎士比亞席勒一類的劇作家,而不是像契訶夫那樣畫工筆畫的作家。作家的這一風格,就決定了我們的演出也要更多地採用浪漫的手法,而不要拘泥於一些小的生活真實。
——歐陽山尊《座談田漢新作<關漢卿>》
(戲劇報1958年9月)

《關漢卿》劇照《關漢卿》劇照

關漢卿是六百多年前的一位具有人民性的偉大作家。田漢同志在這個劇本里,又賦予了關漢卿和朱簾秀以堅強不屈的性格,鬥爭到底的意志。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是中國歷史上許多傑出人物所共有的高貴品質。

元代是民族矛盾非常尖銳的一個時代。但是,正如毛主席向全世界人民所指出,“民族矛盾,說到底,是一個階級的矛盾問題。”所以,作者在這齣戲裡所描寫的,是通過民族矛盾所反映出來的一個時代。作者不但刻畫了關漢卿站在受著殘酷的封建統治的人民方面所採取的正義行為,而且深刻地揭示了這個人物的精神面貌,和他勇於鬥爭的思想根源。關漢卿一方面由於深入生活而同情勞苦的民眾,另一方面,也由於受著文天祥的節操和《正氣歌》的感召,而挺身咒罵貪官污吏和天地鬼神。

我們無論是在閱讀、是在導演表演、或者是在觀看這齣《關漢卿》的時候,都會為我們優秀的祖先自豪,也都會為所有堅持真理,寧死不屈的人們自豪!我們想,這就是今天演出《關漢卿》的積極意義。

——焦菊隱
(演出說明書1963年8月)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