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森林》

《重慶森林》

《重慶森林》是澤東電影公司出品的一部都市時裝片,由王家衛執導,林青霞、梁朝偉、王菲、金城武等主演。1994年7月14日,該片在香港上映。影片講述了兩個愛情故事:失戀的警察與神秘女殺手一段都市邂逅以及巡警663與快餐店女孩的愛情故事。兩個故事之間的關係,就像擦身而過的金城武和王菲。無限趨近,又無緣相交,只有0.01公分的距離。在這部影片中,時間又有精確的定義。“重慶森林”不在重慶拍攝,也不是去講述一個森林。重慶森林隱射的是一座賓館,就是王家衛最初移民香港時的寓所──重慶賓館。1995年,該片獲得了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等獎項。

基本信息

影片簡介

1
第一個故事:失戀無聊的警察223愛上了戴金色假髮的女殺手。神秘金髮女子利用幾個印度人運毒,印度人欺騙了她。她殺了這班印度人後逃走,在酒吧遇上了失戀便衣警探223。金髮女子在重慶大廈疲倦睡著了,223守護她一夜在清晨離開。警察223每次失戀都要去跑步,正在雨中的準備離開時,CALL機收到金髮女子的生日祝福。

第二個故事:在速食店打工的女孩暗戀著每晚來買宵夜的警察663。警察663每天在"午夜特快"快餐店為女友買廚師沙拉,後來為她買炸魚排換口味。女友卻提出她也要換口味了。速食店女孩拆了警察女友留在快餐店留下的信,拿到了警察家的鑰匙,以後就經常偷偷過去他家中打掃裝修,好像夢遊一樣。一日,被警察663撞見。當晚,663約她在California酒吧見面。女孩卻去了真的加州,留給他一封信。663始終不知道信中約會的地點。一年後,女孩回來了,回到表哥的快餐店,663已經是這家店的老闆了。女孩一身空姐制服,給663寫了一張新的“登機證”。

劇情介紹

金髮女子(林青霞)因故殺了為自己運送毒品的印度人,遭到追殺。在重慶大廈內她與失戀警探223(金城武)擦肩而過。223為了與女朋友的徹底分手吃下30罐鳳梨罐頭。雖然此時他對這個金髮女子一無所知,但數個小時之後,223卻徹底愛上了這個女人。

《重慶森林》《重慶森林》

警察663(梁朝偉)也剛剛與身為空姐的女友分手,迷茫的他引起一家食雜店店員阿菲(王靖雯)的注意,菲偷配了663的鑰匙,經常潛入他家偷窺他的生活,直至有一天663回家發現了她。此時的菲已經愛上了663。

菲和663相約在“加州”見面,663如約去了“加州”酒吧,而菲卻想到加利福尼亞的明媚陽光而真的飛往大洋彼岸。

一年之後,菲從美國歸來,與已辭去警職的663重逢在他們當初偶遇的地點。

影片看點

在瀰漫著60年代氛圍的故事裡,影片具有一種深切的憂傷氣質。一個放蕩不羈的靈魂背後隱藏著情感的失落和模糊的記憶傷害。這種傷害從對女性的情感中可以看到人物無法自拔的境況,從而用陰暗的街道、迷茫的風景完美的表現了一個承受傷害又不斷傷害他人的記憶故事。在含糊的背影里可以找尋到人物失落的情感碎片,這些碎片在重複的故事裡成為一種具有歷史反思的傷感童話。"無腳鳥"的故事既是人物內心的感覺,也是影片一再重複的歷史記憶。這種情感和記憶在樓梯和時間裡反覆徘徊,既是傷害別人和自己的兇器,也是走向內心歸程的一種解脫。張國榮那憂傷和不羈的面孔被固定在畫面的一角,成為王家衛影片中懷舊情感的一個不可磨滅的符號。

演職員表

編 劇:
王家衛 Kar Wai Wong
導 演:
王家衛 Kar Wai Wong
攝 影:
杜可風 Christopher Doyle
劉偉強 Andrew Lau
領銜主演:
林青霞Brigitte Lin
金城武Takeshi Kaneshiro
梁朝偉 Tony Leung
王靖雯(王菲) Faye Wong
特邀演員:
周嘉玲 Valerie Chow

音樂原聲

序號 曲目名稱 序號 曲目名稱
01 夢中人 08 硬搖硬滾的遊魂
02 加州夢想 09 太空內的快活
03 分手前最後一聲再見 10 傷心短篇
04 胡思亂想 11 汗雨淚
05 追逐一班形而上列車 12 殘酷仙境節奏
06 感性森林 13 加利福尼亞夢
07 夜餐 14 重慶森林

6獲獎記錄編輯

時間 獎項名稱 獲獎/提名方 獲獎/提名
1994年 洛迦諾國際電影節金豹獎 王家衛 提名
第31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影片 重慶森林 提名
第31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 梁朝偉 獲獎
第31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導演 王家衛 提名
第31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王菲 提名
第31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攝影獎 杜可風、劉偉強 提名
第31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藝術指導 張叔平 提名
第31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剪輯獎 張叔平、鄺志良 提名
第31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原創音樂 陳勛奇 提名
1995年 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 重慶森林 獲獎
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 王家衛 獲獎
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 梁朝偉 獲獎
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剪輯 鄭偉明、鄺志良、奚傑偉 獲獎
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 王家衛 提名
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 王菲 提名
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周嘉玲 提名
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攝影 杜可風、劉偉強 提名
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美術指導 張叔平 提名
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配樂獎 陳勛奇 提名

7幕後製作

演員陣容

金城武

《重慶森林》《重慶森林》

英文名:Takeshi Kaneshiro
國籍:日本
語言:中文 日文 英文 粵語 閩南語
生日:1973年10月11日
星座:天秤座
身高:1.79cm
體重:70kg
血型:O型
學歷:台北美國學校Taipei American School
金城武被喻為亞洲第一小生,其乃東亞知名度最高及最受女性歡迎的男演員之一。在2007年一項對在華外國女性的調查中,他被評為在華外國女性心目中最俊俏亞洲男士。

梁朝偉

梁朝偉梁朝偉

梁朝偉和妹妹由母親獨自撫養成人。1982年加入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成為一名電視演員,1983年畢業於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第11期,梁朝偉一開始主持兒童節目《四三零太空梭》節目。不久轉入話劇組。拍劇集《香城浪子》、《鹿鼎記》、《楊家將》、《新紮師兄》、《倚天屠龍記》、《絕代雙嬌》、《挑戰》、《大運河》、《俠客行》等。等電視連續劇逐漸出名,但他並不挶限於喜劇片,在之後的《悲情城市》(1989)、《喋血街頭》(1990) 等電影的表演中有多面表現。(據梁朝偉的說法,他原本對演藝圈並無興趣,是因為受到友人周星馳的慫恿才報名參加徵選。沒想到梁朝偉一試即中並迅速走紅,而周星馳則等待了約八年之久才成名)。 1987年憑《地下情》一片獲第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 梁朝偉正式踏進演藝界,始於1982年加入無線電視演員訓練班。在TVB多年,演過《新紮師兄》、《鹿鼎記》等多部膾炙人口的經典電視劇。當年曾與張曼玉合作,憑藉《新紮師兄》一片嶄露頭角;演出《花樣年華》又遇上“舊情人” 張曼玉,果然不負天意,重新擦出動人火花,真該好好感謝張曼玉。 自88年起投身電影圈,梁朝偉再憑《殺手蝴蝶夢》(88年)及《人民英雄》(90年)兩度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勢頭銳不可當。 這之後,與王家衛的合作更令他的演藝事業如日中天。94年,梁朝偉在王家衛執導的《重慶森林》中飾演一個喜歡自言自語的深情警探,一舉橫掃當年的港台電影界,喜獲香港電影金像獎及台灣金馬獎兩大影帝殊榮;98年再次憑《春光乍泄》榮登金像獎及金紫荊獎影帝寶座。 這次助他榮登國際影帝的還是王家衛,可見王家衛是他的另一個福星。如果有人問梁朝偉自認為從影以來最精彩的演出是哪一部,以前會是《春光乍泄》,現在則要改為: 《花樣年華》 。 另外,因為梁朝偉的英文名也是Tony Leung,常被外國傳媒誤認為是梁家輝。 梁朝偉-9次-第三十一屆台灣電影金馬獎,第十四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第十七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第三屆香港金紫荊獎,第五十三屆坎城電影節,第二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第八屆香港金紫荊獎,第二十二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第四十屆台灣電影金馬獎!

王菲

王菲王菲

中國女歌手與影視女演員。她於1987年由出生地北京前往香港發展。曾使用藝名王靖雯(英文名是ShirleyWong);對應“王菲”的英文名是FayeWong,一般在華人圈外使用。王菲在華人世界擁有很高的知名度。

林青霞

林青霞林青霞

她曾經被譽為東南亞第一美女,麗質天成,堪稱絕色,帶著仙氣象女神。她曾經拍過一百多部電影,從青春玉女演到英氣女俠,個個形象都成為經典。她曾經是眾望所歸的金馬獎影后,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她曾經有一段痴纏十幾年,轟轟烈烈的苦戀...
林青霞淡出電影圈整整十年了,伊人已身披嫁衣隨嘆息聲遠去,仍記得前塵里漁歌長晚依舊,煙雨重鎖深處,鑼鼓如滴,刀劍如風。女神已隨年華老去,但是記憶安好,在她身上仍然有著一代人不可抹去的青春烙印。她依然是我們的夢中情人

導演介紹

王家衛

王家衛王家衛

出生於上海,5歲時移居香港,畢業於香港理工學院美術設計系。1981年考入第一期無線編導訓練班,結業後於無線電視台工作,參與編導的第一個劇集為《執到寶》,任助導的是《輪流轉》。1982年開始編寫電影劇本,而第一個參加編寫的電影劇本為《彩雲曲》,而獨立編寫的是《吉人天相》。八十年代他編寫過十三個電影劇本。其中《最後勝利》被提名角逐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獎。1988年自編自導了《旺角卡門》,使他成為香港新銳的電影編導之一。而後作《阿飛正傳》、《重慶森林》和《東邪西毒》更分別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各項大獎,包括最佳導演,最佳影片。《東邪西毒》還獲1994年威尼斯電影節奧撒拉金獎最佳攝影。1997年以《春光乍泄》成為榮獲坎城電影節最佳導演獎的華人導演。

幕後花絮

《東邪西毒》敘述了N個互相糾纏的故事,《重慶森林》由兩個基本不相干的故事構成。兩個故事之間的關係就象擦身而過的金城武和王靖雯,無限趨近,卻無緣相交,“只有0.01公分的距離”。

時間又有了精確的定義,“一九九四年五月一日零點”是令金城武(警察代號223)心悸的時刻,因為他迷信地認為,那一天(他的生日)將是愛情失效的“過期日”。從愚人節開始的整整一個月里,他陷入儀式化的等待:每天買一個五月一日過期的水果罐頭。

林青霞也在等待這個日子,但她不是消極地等待,而是象野獸一樣在迷宮似的重慶大廈里苦苦搜尋目標。她是都市森林的強者,沒有情慾、只求生存的現代動物。都市叢林的生存秘訣不是心智簡單,而是重重偽裝:假髮、墨鏡、雨衣,這身永遠不變的行頭足以用來對付白天黑夜、雨天晴天。

孤獨到了深處,孤獨就成了盔甲。

一方面,時間的必然性令人敬畏(膜拜倒計時的“有效期”);另一方面,時間的偶然性總是毫無理由地隨機伏擊世人:“56小時後我愛上了這個女人”,“7小時後她愛上了另一個人”。都市星系的芸芸眾生,難免有軌道相交、撞出火花的時候。《重慶森林》就是兩幅午夜孤獨者的星雲圖,時間坐標是午夜,空間坐標是英文題目“重慶特快”──尖沙咀的重慶大廈和中環蘭桂坊的快餐店“午夜特快”。

生日來臨之際,也是愛情失效之時。兩顆孤星相遇在午夜,天明之後各奔東西。“重慶大廈”這一節,筆調冷峻。相形之下,“午夜特快”的故事簡直是一出輕喜劇。“California Dreamin‘”的歌聲震耳欲聾,王靖雯在加州的夢裡舞蹈。她象《阿飛正傳》的人物一樣憧憬著流浪,但態度是嬉皮式的無所謂: “去也行,不去也行。”她和梁朝偉(警察663)的約會結果是南轅北轍:梁如約去了蘭桂坊的“California”酒吧,她在香港的淒風苦雨中不禁想像“另一個加州是否陽光明媚”,終於跟隨夢的翅膀飛去了大洋彼岸的加利福尼亞。 梁得到王的承諾──空頭支票似的“登機證”,時間是一年之後,目的地不清楚。

一年之後,王靖雯倦鳥飛還。用她的話來說,“加州,也沒什麼特別。”其時,梁朝偉已進駐“午夜特快”。那是他們偶然相遇的地點,他卻在這裡等到了必然的結局。1994年的香港已不同於1990年的香港,“過期日”是更近了,但人們也逐漸學會適應,學會照顧自己,就象失戀的梁朝偉,和毛巾肥皂談話也不失為消解孤獨的方法。與其一味詛咒現代社會的物化,不如在物化的社會裡發掘人性。

《重慶森林》是嬉皮式的隨意而機智的幽默小品,在各方面與巴洛克式繁複的悲劇巨製《東邪西毒》形成了對比。一言以蔽之,王家衛與杜可風的風格是典型的“萬花筒MTV後現代”。

幕後製作

《重慶森林》《重慶森林》

追尋和拒絕,成為了王家衛影片所關注的母題。而兩個並無關聯的故事,在似乎斷裂卻又機巧的敘事中,以重新結構起的時間和空間,描繪出一個純屬感官、純屬符號、純屬個人的華麗城市。而其影片中的人物、分散的結構和對人生的洞察,形成了一個搖曳多姿而又自成一統的特色。王家衛曾就該片說:“我並不是對都市人的失落、錯愛等問題有特別的興趣,因為這種情況越來越普遍。我只是想把一些現實的事情拍出來,拍點都市氣息。”在《重慶森林》中,他旨在表現躁動的世界裡的無常人生。影片綺麗迷亂的拍攝風格與耐人尋味的對白深受都市人的喜愛,從而使王家衛的影片成為一種獨特的文化,有自己特定的客群群體。此外,雖然王家衛的影片一向以沒有劇本而使人稱奇,對白卻是直指人心,相當的耐人回味,因而成為經典。

獲得獎項

第十四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獎
第十四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獎
第十四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
第十四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剪接獎
台灣金馬獎最佳男主角
瑞典斯德哥爾摩最佳女主角

英國影協評“最偉大電影”《重慶森林》第八

英國電影學會的官方雜誌《視覺和聲音》向全英影評人發出問卷調查,統計出過去25年來英國專業電影人心目中最偉大的電影,其中王家衛的《重慶森林》名列第八位。名列榜首的是科波拉《現代啟示錄》《憤怒的公牛》位居第二,瑞典著名導演英格瑪褒曼《芬尼與亞歷山大》獲得第三,西科塞斯的另一部電影《盜亦有道》排名第四,王家衛的《重慶森林》獲第八,台灣導演楊德昌《一一》《義薄雲天》並列第十。

相關感言

森林的意味--從《重慶森林》想到的

《重慶森林》《重慶森林》

索爾·貝婁曾說:“藝術從森林開始。”這大概是指,當人類的遠祖還在莽莽叢林中狩獵覓食的時候,就已經開始用一些簡單的圖案傳遞藝術的信號了。森林,既產生著藝術,又是藝術著力表現的對象,它似乎天生就是藝術的溫床。

這使我想起東北故鄉,那是一片山地與平原雜陳的地域。有意思的是,即便是在同一片狹窄的地域裡,民間藝術的蘊藏竟然也有著顯著的不同。比之平原地帶,山地有其獨有的山歌、儺舞等藝術形式,山里人甚至用竹葉也能吹出一支悠揚的曲子來。即使是同一齣劇的折子戲,山裡的草台班子演繹起來也別具韻味。是什麼力量造成這樣的變化?一位吹笙的民間樂手詩意地告訴我:因為山是曲線的,而平原是直線的;與樹為伴的生活比之傍水而居的生活自然要複雜些。實際上,當風吹過的時候,甚至竹林也在唱歌,山里人認為那是風之神在翩翩起舞。這樣的話,讓我想起南朝詩人謝莊在《月賦》中所說的“風篁成韻”的景致。森林的這種況味,其實在一些鄉土作家的筆下已表現得相當充分。沈從文的《湘行散記》、《邊城》,何士光的《山地筆記》,古華的《爬滿青藤的木屋》等,都曾對山地風情、山民的人生際遇作過細緻的描繪。但對於棲居在城市的人們來說,有關山地生活、鄉村藝術的敘述還是有些隔膜、有些遙遠。因為,那些藝術可能是粗糙的,雖然原汁原味;還因為,他們“生活在別處”。然而,當城市的人們為了生活而四處奔波,在渴望藝術對心靈的撫慰時,難道不也會常常感受到森林的意味?

就我個人的體驗而言,就特別難忘前蘇聯的經典影片《這裡的黎明靜悄悄》。它說的是一位紅軍上士帶領一群女兵與德軍周鏇的故事。如果這個故事不是安排在森林裡,那么影片濃烈的俄羅斯風格、悲壯氛圍將無處可尋;甚至,連故事情節的展開都將困難重重。當我此刻再次回憶這部影片時,列維坦的俄羅斯風景畫不由得在眼前漸次展開,而影片中與茂密的白樺林珠聯璧合般的吉它獨奏,則在我耳邊經久不散。

俄羅斯森林的誘惑,使我至今常常遺憾未曾讀到《古拉格群島》。在我的想像中,索忍尼辛是不會讓那個集中營的周圍缺少森林的。也許,多去聽聽蕭士塔高維奇的音樂,可補遺憾於萬一。言及此,必須得提一提每年一度的維也納新春音樂會。在這場音樂盛典上,《維也納森林的故事》是必不可少的保留曲目。在祖賓·梅塔等大師的指揮下,四三節奏的抒情節拍展現著維也納森林遺族般的快樂與憂傷。在圓舞曲如夢如幻般的情境中,有多少人已經在心靈上走近了歐洲?即使未曾去過,但歐洲中部織錦般的森林也已在心中定格。

倘若還有更多的藝術情懷,也許梭羅的《瓦爾登湖》是更好的去處。

城市是喧囂的,城市的節奏讓人疲憊,而梭羅的經歷和敘述告訴我們,其實還有另一種方式可以更瀟灑一些———到森林中的湖邊去,結廬而居,在最自然的生態和心態中與天地對話。無奈的是,更多的人們,還只能生活在瑣碎的現實中。但是,即使是面對瑣碎的生活,我們還是無法擺脫森林的藝術色彩,雖然,我們的周圍只有重重疊疊的水泥森林;或者至多,有些用原木搭起來的酒吧這樣的“偽森林”。當我們為了孩子的素質教育而帶他們練琴的時候,會驀然發現,二胡琵琶也好,提琴吉他也好,大多數樂器的製造都得取材於森林————原來,沒有森林,這個世界竟然可能無音樂而言;甚至,在裝修好住宅的時候,會發現一套上好的紅木家具在帶來舒適的同時,還平添了濃濃的藝術氛圍……

不幸的是,就在一位詩人高唱《伐木者,醒來》的時候,被蠶食的森林正一步步離我們遠去。對綠色食品的呼喚,植被破壞後的水土流失甚至洪水,正是這不幸中最深刻的無奈。是否也有這種無奈因素的影響,村上春樹才創作了《挪威的森林》?

王家衛才把一部與森林毫不相干的影片命名為《重慶森林》?……不管怎么說,雖然森林的藝術意味越來越濃了,但我們卻不能不憂慮著,悲傷著。

遙遠的森林——《重慶森林》

第一次看這部片子是在一年前學校禮堂的大螢幕投影上。那天晚上,人越看越少,我是堅持到最後的幾個人之一。就象生命中注定要遇到的一個人;我遇到的是這部電影,和王家衛的這片森林。

不止一個人看到片名問我,重慶有森林嗎?也不止一個人看過幾眼後就問我,這片子到底想講什麼故事?兩個問題我都回答不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清楚答案。事實是我沒看到與重慶有關的森林;看到的兩男三女也沒能發生什麼可稱為故事的事件。但對我來說,有些東西是閉著眼睛也能感受到的:一個人的孤獨;兩個人加在一起的孤獨;被拒絕卻無法遺忘;最後是無望的堅持。

《重慶森林》《重慶森林》

每次在聊天室里試圖收購王家衛的全套影碟時,都有人問我,他的電影看起來很累,為什麼喜歡他?我說不出。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歡搖擺的鏡頭,也不習慣多過對白的獨白。但至少,他不在電影裡胡亂講道理;所以累的應該是他:說感情要比講道理累得多。或許喜歡的就是他這種不講什麼道理的愛情。於是也就相信兩人不經意的對視,不小心的相撞,就可能是愛上一個人的理由;而一瓶鳳梨罐頭或者一份廚師沙拉都會成為一次刻骨銘心的記憶。

誰能理解這一切呢?當人們和你在片名的晦澀和梁朝偉出場太慢上糾纏不休時,他們無法理解的不止是這部電影。

他們不會明白為什麼失戀的金城武會期望一份不過期的記憶;為什麼毒品販子林青霞會用雨衣和太陽鏡一起抵抗未來的不可知;為什麼空姐周嘉玲會用一張取消的登機證來拒絕一份感情;為什麼警察梁朝偉會擁有一間感情豐富到會流淚的房子;為什麼痞兮兮的王菲會用搖滾代替思考;用夢遊來承載所有的情感。

這是一種方式,當一個人只能面對自己時,維護感情的唯一方式。

希望自己有梁朝偉一樣憂鬱的微笑;也告誡自己不要愛上一個喜歡吃鳳梨或者當空姐的女孩;甚至覺得這篇文章都可以由一千字的台詞來代替,即使王家衛的台詞已經成為被抄爛的經典,我也仍然相信漢語的表達魅力可以這樣的細膩。當對一部電影的感情成為這樣一種絕對時。我知道自己和那些自言自語的人們是一樣的。我也會在雨天進行最為私人的跑步;或者獨自在月亮下思念一個不再和自己有關的女孩。 是的,一年來,我和兩個可能牽手的女孩無法繼續。你以為可以擁有的,最終卻會失去;你期望能夠永遠的,往往才最為短暫。

這一年裡我沒有放棄尋找王家衛的六部影片的碟版。雖然由於種種原因,一直無法得到。有時不得不這樣安慰自己:有些電影只能看一次,只能感受一次,只能理解一次;就象有些人一生只能真正愛一次。其實是害怕,害怕這一年的放棄和失去會讓自己不再相信原本相信的一切。害怕的是自己一直要找的只是一部記憶中的電影。

其實在時間的灰燼里執著於永遠的豈止王家衛一人。其實我們也都清楚在這個日漸數位化的世界,一切都可能改變,一切都可能過期,包括自己。我們被時間一點點磨損的是一種細膩,一種本可以用來抵抗時間和遺忘的細膩,一個普通男人或女人的細膩。正是由於這種細膩,我們每一次情感才使生命存在意義。

於是,當最終把這張找了一年的碟放進電腦光碟機後,王家衛再次讓我看到的那個拌著各種調料吃光三十瓶鳳梨罐頭然後說永遠的人和那個對著空空的衣櫃數一二三的人都是,我自己。

你沒法對每個人解釋重慶和森林之間的關係,因為你自己也未必清楚。

重要的不是重慶有沒有森林,而是你心裡有沒有重慶的那片森林,或者你是否有一顆足以承載一片森林的心。

相關影評

一方面,時間的必然性令人敬畏(膜拜倒計時的“有效期”);另一方面,時間的偶然性總是毫無理由地隨機伏擊世人:“56小時後我愛上了這個女人”,“7小時後她愛上了另一個人”。都市星系的芸芸眾生,難免有軌道相交、撞出火花的時候。《重慶森林》就是兩幅午夜孤獨者的星雲圖,時間坐標是午夜,空間坐標是英文題目“重慶特快”——尖沙咀的重慶大廈和中環蘭桂坊的快餐店“午夜特快”。
生日來臨之際,也是愛情失效之時。兩顆孤星相遇在午夜,天明之後各奔東西。“重慶大廈”這一節,筆調冷峻。相形之下,“午夜特快”的故事簡直是一出輕喜劇。California Dreamin'的歌聲震耳欲聾,王靖雯在加州的夢裡舞蹈。她象《阿飛正傳》的人物一樣憧憬著流浪,但態度是嬉皮式的無所謂:“去也行,不去也行。”她和梁朝偉(警察663)的約會結果是南轅北轍:梁如約去了蘭桂坊的California酒吧,她在香港的淒風苦雨中不禁想像“另一個加州是否陽光明媚”,終於跟隨夢的翅膀飛去了大洋彼岸的加利福尼亞。梁得到王的承諾--空頭支票似的“登機證”,時間是一年之後,目的地不清楚。
一年之後,王靖雯倦鳥飛還。用她的話來說,“加州,也沒什麼特別。”其時,梁朝偉已進駐“午夜特快”。那是他們偶然相遇的地點,他卻在這裡等到了必然的結局。1994年的香港已不同於1990年的香港,“過期日”是更近了,但人們也逐漸學會適應,學會照顧自己,就象失戀的梁朝偉,和毛巾肥皂談話也不失為消解孤獨的方法。與其一味詛咒現代社會的物化,不如在物化的社會裡發掘人性。
《重慶森林》是嬉皮式的隨意而機智的幽默小品,在各方面與巴洛克式繁複的悲劇巨製《東邪西毒》形成了對比。一言以蔽之,王家衛與杜可風的風格是典型的“萬花筒、MTV、後現代”。
第一次看這部片子是在一年前學校禮堂的大螢幕投影上。那天晚上,人越看越少,我是堅持到最後的幾個人之一。就象生命中注定要遇到的一個人;我遇到的是這部電影,和王家衛的這片森林。
不止一個人看到片名問我,重慶有森林嗎?也不止一個人看過幾眼後就問我,這片子到底想講什麼故事?兩個問題我都回答不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清楚答案。事實是我沒看到與重慶有關的森林;看到的兩男三女也沒能發生什麼可稱為故事的事件。但對我來說,有些東西是閉著眼睛也能感受到的:一個人的孤獨;兩個人加在一起的孤獨;被拒絕卻無法遺忘;最後是無望的堅持。
每次在聊天室里試圖收購王家衛的全套影碟時,都有人問我,他的電影看起來很累,為什麼喜歡他?我說不出。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歡搖擺的鏡頭,也不習慣多過對白的獨白。但至少,他不在電影裡胡亂講道理;所以累的應該是他:說感情要比講道理累得多。或許喜歡的就是他這種不講什麼道理的愛情。於是也就相信兩人不經意的對視,不小心的相撞,就可能是愛上一個人的理由;而一瓶鳳梨罐頭或者一份廚師沙拉都會成為一次刻骨銘心的記憶。
誰能理解這一切呢?當人們和你在片名的晦澀和梁朝偉出場太慢上糾纏不休時,他們無法理解的不止是這部電影。
他們不會明白為什麼失戀的金城武會期望一份不過期的記憶;為什麼毒品販子林青霞會用雨衣和太陽鏡一起抵抗未來的不可知;為什麼空姐周嘉玲會用一張取消的登機證來拒絕一份感情;為什麼警察梁朝偉會擁有一間感情豐富到會流淚的房子;為什麼痞兮兮的王菲會用搖滾代替思考;用夢遊來承載所有的情感。
這是一種方式,當一個人只能面對自己時,維護感情的唯一方式。

恣肆張揚的王菲

僅僅因為Californiadreaming喜歡上王家衛的《重慶森林》的喧鬧,僅僅是因為《重慶森林》,我喜歡上了恣肆張揚的王菲。
在片中,王菲頂著一頭蓬鬆的短髮,乾巴巴的身材,漂亮的小腿,漆黑的眸子,隨著Californiadreaming擺動的身子,晃動的瓶子,隨意的樣子。
愛上了警察梁朝偉,在他身邊偷偷地蹭來蹭去,像姑娘一樣傻氣。偷偷聽到的梁朝偉和老闆說的話,心不在焉擦的玻璃,收到的需要轉交給他的信,反覆打量的空姐,落寞的背影。都隱藏著一份沉默而難以爆發的感情。

被生活沖淡的梁朝偉只剩下了麻木,隨波逐流著。若不是突然回家撞見了在他家中的王菲,他是不會感覺到被換掉的毛巾,牙刷,襯衫,金魚,玩偶,CD的。而此時他的周圍,肆意瀰漫的都是王菲的氣味,潛移默化地改變著他。

又是一場幻覺嗎?難道那一個昏黃的下午,兩人的相依而睡只是綿延的夢境嗎?也許當梁終於感受到,開始約王菲後,這樣的幻覺終於驚醒。可是驚慌失措的王菲,只留下了一封她以為梁永遠不會拆開的信,落荒而逃。那個大雨滂沱的夜晚,梁拆開了信,終是對著鏇轉的烘箱悵然若失。那烘乾的是一張可以隨她一起的登機牌。

到再次響起的Californiadreaming,直到梁接手了外賣店,直到成了空姐的王菲回來,直到她給他繪了那一張登機牌,他們才終有機會在一起。此時,只有如釋重負的笑,一笑釋滄桑。

王菲的單純與執著打動了心死的梁朝偉,也打動了快要麻木的我。在現實中,還有誰敢愛敢恨?還有誰有那空靈的眸子?於是在這樣一個夜涼如水,在鬆軟的沙發上,我再一次被輕鬆地感動了。

電影中重複著符號式的場景,有著大錄音機的外賣店,梁擁擠的家,僅能兩人走過的小街,擁擠的人群,一切嘈雜,只有到了兩人的對話才終於寧靜,這蒼茫慌張的笑,如同孩子。

其實有時我們追求的,不在遠方,也許在我們的一轉身,便可看到那人,如此而已。

網友點評

鏡頭劇烈地搖晃,人影恍惚,燈光昏暗,跟著林青霞急促的腳步,伴隨時刻響徹在耳邊的詭異而神秘的音樂,《重慶森林》的故事開始了。在這樣的一片森林裡,有四個人的影子,划過我們的眼前。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每一個東西上面都會有一個日子,秋刀魚會過期,肉醬也會過期,連保鮮紙都會過期。我開始懷疑,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是不會過期的。”“那天晚上我吃掉所有的鳳梨,還好阿May不喜歡吃榴槤,不然那一天晚上,我一定會完蛋,好想去慶祝一下。”“失戀的時候,我會一直去跑,然後跑跑跑跑到滿身大汗的,那這樣子呢,就沒有淚可以流了。”

《重慶森林》《重慶森林》

1994年的何志武,25歲失戀的何志武,說著現在看來非常“小資”的話語,但其實,他只是壓抑在重慶森林裡不想長大的孩子。面對女友的離去,他選擇相信那是愚人節的玩笑,他吃了30天的鳳梨罐頭,其實,他只是想逃避,現實就像那些注定要過期的鳳梨罐頭,殘酷的可怕。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變成一個很小心的人,每一次穿雨衣,我都會帶太陽眼鏡,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什麼時候會下雨,什麼時候出太陽。”比起自始至終神神叨叨地何志武,林青霞飾演的這個角色,幾乎沒有什麼台詞,她總是在鏡頭裡不停地行走、奔跑,頂著金色假髮、戴著大墨鏡、穿誇張的雨衣,她是個毒販,她可以隨時開槍殺人。
但當何志武遇到林青霞,一切看起來卻又那么不一樣。

“我記得我媽說過,如果女人穿著高跟鞋睡覺,第二天會腳腫。”離開飯店前,何志武溫柔地為熟睡的林青霞脫下了高跟鞋,此時的他如此的溫柔,也多了更多的成熟。而隨時刻意隱藏自己的林青霞,此時在這個男人面前卻卸下了所有的防備,安然地睡去。也許打開門,走出飯店,他們又將走進熟悉的重慶森林面對殘酷的現實,但至少,就在作業,他們有個可以彼此依靠的肩膀。就像何志武所說的那樣,“我希望這個罐頭不會過期,如果一定要加一個日子的話,我希望是一萬年。”
編號633,又一個迷失在重慶森林裡的男人。

“她走了之後,家裡很多東西都很傷心,每天晚上我都要安慰他們才能睡覺。”同樣選擇了逃避,633家裡的一切都與他同名同姓。每天都點一樣的廚師沙拉,吃著一樣的快餐,失戀讓他麻木到家裡的東西被阿菲換了個遍都不知道。“不知道是我不記得關水龍頭,還是這間屋子越來越有感情,我一直以為它最堅強,沒想到它哭得最厲害。一個人哭,你只需要給他包紙巾,但一間房子哭,你就需要做很多功夫。”

一直到留著齊耳短髮,言行舉止大大咧咧,身體隨時都跟隨音樂搖晃的阿菲出現,這個男人,仿佛才終於得到救贖。有了阿菲,他開始吃不同的食物,有了小飲食店裡每天準時的曖昧,此時,他終於發現了自己家中的變化,而這,也意味著這個人物的升華,逃出森林。於是他穿上阿菲為他買的襯衫,想要開始一份新的愛情。

阿菲,這個整部電影的點睛之筆,片中插曲《夢中人》正是對她形象的一個很好的描繪。她總是活在自己的夢裡,這個夢,關於愛情,關於加利福尼亞的燦爛陽光。在隨時都壓抑擁擠的重慶森林,她顯得那么清純而又格格不入,但正是這樣,“California dream in, such a winter day”,她就是照耀在633頭頂上的燦爛陽光,帶他走出冬天的重慶森林。可當633真正來約她的時候,她卻猶疑了,真的面對愛情,她卻選擇了飛向真正的加利福尼亞。填上新的登機證,故事完美結局。
在現實森林里迷失,在加州陽光下新生。
歸根到底,是愛情,帶我們走出重慶森林。

王家衛導演的電影作品

盤點經典的香港愛情文藝片

愛情是生活中永恆的話題,也是螢屏上經久不衰的影片題材之一。在好萊塢愛情大片籠罩市場時,香港電影卻完整地延續了華語電影的香火,從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胭脂扣》《秋天的童話》到九十年代的《甜蜜蜜》、《玻璃之城》再到《花樣年華》《俠骨仁心》。這些影片無論是故事情節還是導演拍攝手法都表現不俗,堪稱香港經典的愛情電影。

歷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

香港電影金像獎於1982年由《電影雙周刊》創辦。香港金像獎也是香港電影人心中的“奧斯卡”,是香港最具權威性的電影活動。

片名
第一屆 《父子情》
第二屆 《投奔怒海》
第三屆 《半邊人》
第四屆 《似水流年》
第五屆 《警察故事》
第六屆 《英雄本色》
第七屆 《秋天的童話》
第八屆 《胭脂扣》
第九屆 《飛越黃昏》
第十屆 《阿飛正傳》
第十一屆 《跛豪》
第十二屆 《籠民》
第十三屆 《新不了情》
第十四屆 《重慶森林》
第十五屆 《女人,四十》
第十六屆 《甜蜜蜜》
第十七屆 《香港製造》
第十八屆 《野獸刑警》
第十九屆 《千言萬語》
第二十屆 《臥虎藏龍》
第二十一屆 《少林足球》
第二十二屆 《無間道》
第二十三屆 《機動部隊》
第二十四屆 《功夫》
第二十五屆 《龍城歲月》
第二十六屆 《父子》
第二十七屆 《投名狀》
第二十八屆 《葉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