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遊記》

《醉遊記》

《醉遊記》是八喜寫的一部穿越類小說,發行於2008年。

作者: 八喜 著
《醉遊記》醉遊記

出 版 社: 南海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8-9-1
字數: 367000
版次: 1
頁數: 308
印刷時間: 2008/09/01
開本: 16開
印次: 1
紙張: 膠版紙 I S B N : 9787544241465
包裝: 平裝 所屬分類:圖書 >>青春文學 >> 愛情/情感

編輯推薦

兩個現代青年的清代冒險全記錄,一對默契搭檔的政壇風雲變奏曲。究竟歷史會不會被意外撞得閃一下腰呢?
一個是深受康熙信任,特立獨行的一等侍衛;一個是備得父兄寵愛,古怪精靈的十六格格。他們周鏇於三代帝王,眾多阿哥之中,雖然對歷史的走向心知肚明,可是,天啦,最想保護的人竟然不是未來的大BOSS……在權力鬥爭的夾縫中,他們到底該怎么辦?
很喜歡這篇文,用四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恰到好處。這種夾在群臣和兄弟之間,純真卻也艱難生存的情義雖說不是那樣直截了當,卻是霧裡看花般恰到好處。多一分則太過直白,少了幾許韻味;少一分則火候不足,讓人看了乏味。
親愛的錫若,可以說你代表的是十四最美好而又純潔的童年。小時候他護著你,你幫著他,親親密密地一塊兒長大,儼然禁城二霸,那些生命中不可磨滅的快樂回憶就這么印在了十四心底。若不是21世紀回去的你,又哪會為他帶來這么多笑意?

內容簡介

歷史按照自己的軌跡前行,卻在不經意間發生了改變。再見了,老康!
家事國事天下事,怎么全都朝我湧來了?
——別說十年,就是一輩子,爺也等你!
——總歸就是幾個燒糊了的卷子,一塊兒混唄。
——等我出國去逛一圈,回頭也寫一本中國字的遊記。
錫若還能把歷史撞得閃一下腰,續寫他的清宮傳奇嗎?請看《醉遊記》最終卷!

作者簡介

八喜,原中黎雯,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畢業。2001年開始接觸網路寫作,碼字至今。普通的上班一族,平常工作很忙,周末時間基本用來補覺。最大的愛好就是寫作跟睡覺了。很喜歡網路寫作的方式,覺得可以第一時間跟讀者交流,是個很開心的事情。最嚮往的是一種安靜自主的生活,能和家人、朋友一起分享生活里的成功和喜悅。

目錄

第96章 高老莊
第97章 同林鳥
第98章 燥雪堂
第99童 西去
第100章 日落紫禁城
第101章 改元
第102章 煮豆燃萁
第103章 軍機大臣
第104章 困龍
第105章 小四哥
第106章 壯士
第107章 財神九
第108塞 孩子
第109章 福氣
第110章 歷史
第111章 將死磕進行到底
第112章 金蟬脫殼
第113章 退燒藥
第114章 野豬
第115章 十四舅舅
第116章 祥瑞
第117章 禍患
第118章 永定河
第119章 太極
第120章 吉祥如意
第121章 玉碎
第122章 圓明園
第123章 年糕
第124章 偽折
第125章 傻人有傻福
第126章 秘聞
第127章 毒
第128章 欽犯
第129章 賭約
第130章 打虎親兄弟
第131章 大限
第132章 小叛徒
第133章 華夏號
第134章 變臉
第135章 加時賽
第136章 花兒
第137章 十四王爺西征平亂獵艷記
第138章 肉串香香
第139章 殺陣
第140章 綁架事件
第141章 算命先生
第142章 男大十八變
第143章 下西洋

書摘插圖

第96章 高老莊
“哎喲!”胤禎被結結實實地摔在硬土地上,立刻發出一聲貨真價實的痛呼來。他眯起眼睛看了看錫若的表情,見他只是抱著胳膊站在原地,完全沒有要善後的意思,只好自己從地上爬了起來,嘴裡嘟嘟嚷嚷地抱怨道:“你就不會下手輕點?回頭爺真要被你摔成重傷了。”
錫若怒喝道:“誰讓你把我當豬八戒使?”
胤禎揉著被摔疼的地方,一臉錯愕地反問道:“豬八戒?”隨即又悟道,“喔,孫猴子騙他在高老莊背媳婦兒。”
錫若聞言卻露出忍俊不禁的神情。胤禎這才悟到自己說錯了話,不覺有些尷尬。不過他見錫若不再沖自己發火,心裡倒是一松,便又擺擺手說道:“別再跟我打擂台了。我正煩著呢。”
錫若看了胤禎兩眼,搖頭道:“煩來煩去,還不就是為了那把椅子?你要真不想煩,倒不如……”
“不如什麼?”胤禎不動聲色地反問道。
錫若被胤禎那隱含威脅的目光看得心裡有些發毛,連忙扭開了頭說道:“沒、沒什麼。”其實他心裡想的是叫胤禎跟自己一道跑路,不過看眼下這架勢,是提都不能提的。胤禎現在滿腦子都被奪嫡的雄心燒得發熱發燙,就算自己真的說出來,恐怕也無濟於事。再說自己要是真的一口氣拐走了老康的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說不定會被他追殺到天涯海角,到時候真是有錢也不知道有沒有命來花了……
“不行!這主意不行!”錫若突然握拳大吼道,“哪怕為了我那華麗的小金庫,我也要奮戰到底!”
“你……又在發什麼瘋?”胤禎露出被嚇了一大跳的表情問道。
錫若也不知打的什麼主意,只見他臉上的怒色一斂,卻一伸手攬住胤禎的肩膀,又嘿嘿地笑道:“放心放心。哥們兒我最講義氣了,絕對不會撇下你獨自跑路的。大家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有兒子……”
“兒子是我的!”胤禎立刻甩開了錫若的爪子大吼道。
錫若頗為鄙視地看了這個“大將軍王”兩眼,哼了一聲說道:“我是想說有兒子讓他們做好朋友。我都有兒子了,還搶你的乾什麼?不過既然你拒絕了,那我們也就不高攀了。”說著又很不滿意似的哼哼了兩聲。
胤禎有些尷尬地訕笑了一聲,連忙又安撫錫若道:“做好朋友還是可以的。不過誰讓你以前總是打我兒子的主意,呵呵……”
錫若聞言便想起了弘春,就朝胤禎笑道:“你是該回去看看你的兒子們了。他們都長大了,也很懂事。”
胤禎點點頭,一臉驕傲地說道:“我的兒子,當然不會比別人的差!”錫若懶得答理他這個自尊心膨脹的老爸,自己又蹲在池塘邊默了默神,突然說道:“明年是皇上的最後一年。”
胤禎頓時斂起了笑容,屏息靜氣了一會兒之後,又朝錫若問道:“你怎么知道?”
錫若默然不語。胤禎想了想,又問道:“你說這話,有多大的把握?”
錫若死死地盯著在日光底下有些白花花晃眼睛的池塘,眼睛突然一眯說道:“十成!”
胤禎倒抽了一口涼氣,隨即低頭出了一會兒神,就在錫若以為他不相信自己的時候,胤禎卻突然伸出手來,用力地拍了拍錫若的肩膀說道:“我信你!”
錫若倏地回過了頭,問道:“那你準備怎么辦?”
胤禎眉頭緊皺地說道:“如果我皇阿瑪真和你預料的那樣,在明年就……”說到這裡他不由得停頓了一下,似乎有些說不下去。
於是錫若便接口說道:“我們之前也商議過了。年羹堯是四爺的人,他堵在川陝這個西北進兵的關口,一旦京師變起肘腋,就算皇上真的傳位於你,你也趕不回來。到時候新帝一登基,再把京師的九門一關,然後下令其他各路軍隊進京勤王,時間拖得越久對你越不利。再說你麾下那十幾萬的軍隊,真正能聽命於你的又有多少?”
胤禎咬了咬牙說道:“不到五萬!北路軍大部分都是延信、富寧安和傅爾丹這些人帶出來的兵,南路的川軍和滇軍更不用說,和年羹堯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現在西北的糧草轉運也控制在年羹堯手裡,戶部又被四哥把持著。他那裡的糧草接續一斷,我所率領的十幾萬大軍立刻就要挨餓。四哥不顯山不露水地就完成了這些布置,果然老謀深算!”
錫若嘆了口氣,說道:“我早就提醒過你的,川陝總督一職你一定要扣在自己人手裡……”
胤禎聽得臉色陣青陣紅,末了跺跺腳下堅硬的地面說道:“現在再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再說我皇阿瑪他愣是看中了年羹堯的才幹,我再三地保舉鄂海,反倒讓他起了疑心,越發堅決地要把鄂海調到吐魯番去!”
錫若倒是不知年羹堯接替鄂海的職務,其中還有這段隱情,方知是自己錯怪了胤禎沒有聽從自己的勸告,連忙從地上爬起來說道:“沒聽你提起過這事,錯怪你了。總之我們盡人事聽天命吧。皇上最後到底會傳位給誰,說實話,我……我也不知道。”
胤禎這才轉回了臉色,又點點頭說道:“這還像句實話。”
錫若又看著胤禎,頗有幾分猶豫地說道:“十四,有句話我還是想勸你。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如果將來你真的也不如意,也……也不要太鑽牛角尖。”
胤禎聽得擰了眉頭,見錫若有撒腿就溜的意思,連忙伸出手抓住他的肩膀問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說!”
錫若有些膽怯地朝天上看了一眼,心裡暗想道我已經泄露過好幾次天機,那個把自己扔到這裡的老天爺該不會真的給我來點什麼報應吧?胤禎見他鬼鬼祟祟地不肯說話,越發加大了手裡的力道,一直疼得錫若“哎喲哎喲”地叫了起來也不肯撒手。
錫若掰了好幾下胤禎的手也沒掰開,心道這霸王真是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終究耐不住肩胛骨傳來的疼痛,只得舉起另外一隻手示意自己投降了。
胤禎這才稍微地鬆開了手,卻仍舊抓著錫若的一邊肩膀問道:“我知道你有些來歷,但是一直都沒有逼問過你。可這要是和江山社稷有關,我也不能再打馬虎眼。”
 錫若心道,什麼江山社稷?你還不就是想我告訴你,最後到底誰當皇帝嗎?便歪了歪嘴角說道:“我要說我是借屍還魂的,你信不信?”
胤禎臉色陰晴不定了一陣,最後還是搖頭道:“不信!”
錫若兩手一攤道:“那我還能有什麼來歷?總不能真是個妖怪變的。”
胤禎囁嚅道:“那你怎么會知道那么多事?以往你勸告過我的話,到後來幾乎全部都成真了。”
錫若在心裡打了個哆嗦,臉上卻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神氣說道:“這就是所謂的‘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了。”
胤禎聞言卻嗤笑道:“你也是真人?我看是真心想偷懶的人還差不多吧?”
錫若哼哼了一聲說道:“信不信由你。反正我就勸你一句話,該放手時就放手,該行樂時就行樂。沒事兒別老鑽牛角尖,好好兒地活著……就比什麼都強!”
胤禎卻聽得臉色有些難看,見錫若轉過頭來看他,便憤憤地說道:“幸虧你不在我的軍中。不然我非要打你還沒出陣、就先動搖了自家士氣的傢伙幾十軍棍不可。”
錫若本來正要準備上馬,聞言便回過頭說道:“你從小就爭強好勝,士氣已經鼓得夠足的了。我正是要澆澆你的冷水,免得將來變起肘腋的時候,你反倒因為士氣太足而失了分寸,給自己種下不必要的苦果。”說罷不等胤禎反駁,便匆匆地跳上了馬背準備逃跑。
胤禎一個箭步衝上去,一伸手挽住錫若手裡的韁繩,又仰起頭看著他說道:“你的意思是我鬥不過我四哥?”
錫若低下頭看了胤禎一眼,又搖頭道:“你現在這副樣子,的確是鬥不過他。”胤禎被他的話氣得臉色發白,一伸手鬆開了韁繩,又賭氣道:“那你去投靠我四哥吧!”
錫若騎馬繞著胤禎走了幾步,又彎下腰覷著他的臉色問道:“那把椅子真就那么好?讓你連親兄弟也可以不顧,自己的性命也可以不要?”
胤禎愣了愣,又咬牙切齒地說道:“不管你說什麼,總之我志在必得。絕不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別人手裡來擺布!”
錫若在馬背上長嘆了一聲,喃喃自語道:“人生五十年,如夢又似幻。何苦來哉……”
胤禎也翻身上了馬背,聞言便不以為然地說道:“人生如夢幻,難道就該醉生夢死?豬八戒還惦記著回高老莊娶媳婦兒呢!”
錫若被逗得“撲哧”一樂,又有幾分無奈地看著胤禎搖了搖頭,說道:“人各有志,不能相強。還是你做你的皇帝夢,我數我的金元寶吧。等到明年,一切自然會水落石出,到時候我們再來談你的志向不遲。”說罷又抬頭看了一眼天色,率先揚鞭馳了出去。胤禎在他身後陵睜了一小會,方才催馬跟了上去。一個多月以後。福慧公主府里。何可樂匆匆地從公主府外院跨入內院。如今他已經是這府里少數可以進到公主所居內院的家僕,自覺也十分有臉,因此每次跨進去之前,都會下意識地拾掇兩下再進去。
這一天是康熙六十年的除夕,何可樂從一大早,就在為自家的兩位主子進宮赴宴作準備。今年除夕,額附爺難得白天在家,據說是康熙爺心疼自己的這位女婿忙活了一整年了,就把操辦家宴的事情完全交給了十五阿哥和幾個小阿哥去處理,讓他安安心心地在家裡陪公主一天,晚上再一道進宮赴宴。
何可樂一進到內院,就又看見錫若和福琳兩口子在互相整理衣飾,忍不住又嘖嘖感嘆了一聲。這位他從小看著長大的四爺跟公主成婚也有十年了,雖說兩人一直都沒有孩子,可是夫妻間的恩愛之情卻絲毫未見淡薄,而且這些年由於四爺人忙事多,反倒愈見濃烈了起來。
這位嫁到納蘭家來的公主,私底下也得到了全府家僕的一致好評,原因無他,就因為這位公主娘娘跟他們四爺一樣,是個從不作賤人的,平日裡雖然古怪主意不少,有時候也讓人跑斷腿,卻從不打罵下人,讓看慣了達官貴人嘴臉的何可樂這些人,都暗地裡慶幸攤上了一個好主母。
錫若老遠就看見何可樂在院子門口搖頭晃腦嗟呀感嘆,忍不住一笑站起身來,又沖他吆喝道:“幹嗎呢?站在門口嘀嘀咕咕的。進來!”
何可樂連忙答應了一聲,拎著袍角躡手躡腳進去之後,又看著如今益發顯得風度翩翩的錫若說道:“爺,馬車都套好了。外頭下大雪,您和公主娘娘最好早些走,免得在路上耽擱了。”
錫若說聲“知道了”,等走到廳堂門口的時候,卻又看著外面的雪景發起呆來。何可樂見狀也不敢驚擾,便一躬身又退了出去。
福琳等丫頭替自己把最後的服飾都整理好之後,站起身走到錫若身後問道:“怎么站在這裡發獃?多冷啊!”說著就去握錫若的手。
錫若反手牽住福琳的手,卻有些睖睜地說道:“過了今天晚上,就是康熙六十一年了。”
福琳有些心疼地看了自己的老公一眼。她也知道今年是康熙王朝的最後一年,對於同老康感情深厚的錫若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考驗,何況還要面臨奪嫡之爭的最後結局。無論最終是哪一方勝利,恐怕都會有讓他遺憾甚至是痛心的事情發生。
想到這裡,福琳揮手遣開了周圍的人,又拉得錫若轉回頭來面朝自己,方才語氣堅定地說道:“小羲,你想走想留我都依你。可你千萬不要攪合進他們的那些事情裡頭去。我知道你不是適合爭權奪利的人,就只求你的平安。哪怕最後我們要離開這裡,靠自己的雙手過活,也好過你一輩子都活在權力鬥爭的鏇渦里。你……該放手時就放手吧。”
錫若有些驚訝地看著福琳,沒有想到她把自己曾經對十四說過的話,又對著自己說了一遍。他深吸了一口氣,用力地摟緊了福琳,又低聲說道:“要不等過完年,我就先送你去別苑休養。如果京里有什麼變故的話,你就先遠走高飛,然後……”
福琳一伸手捂住了錫若的嘴,又看著他笑道:“你都不怕,我聶小青又豈是貪生怕死之輩?我可不想跟你做什麼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就飛了。要走一起走,要死……也一起死!”
錫若聽得一陣感動,正想和福琳再親熱一番說點體己話的時候,何可樂的聲音又在外面有些猶豫地說道:“爺,再不走可真就晚了。這雪看著越下越大了呢。”
錫若嘆了口氣,只好在福琳唇上輕點了一下,見門外的雪積得深了,便索性一彎腰,將福琳抱了起來。福琳被錫若的動作嚇了一跳,見屋裡屋外的其他人都在偷偷地笑,不禁又露出有些羞澀的表情來,卻也捨不得叫錫若把自己放下來,就埋首在他的肩窩裡,聽著他從胸腔發出來的笑聲,最後震得自己的一滴眼淚就滑了下來……
進了宮以後,福琳戀戀不捨地同錫若分了手。錫若正站在原地看著老婆的背影,卻突然被人在肩上拍了一記。錫若回過頭一看,見胤禎穿著一身固山貝子的吉服不言聲地看著自己,便扯出一個笑容來說道:“你怎么獨自先出門了?”
胤禎朝福琳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低頭撣了撣披風上的雪片說道:“不想打攪你跟十六妹兩個。”
錫若聽得哈哈一笑,一伸手又勾住了胤禎的肩膀,逗他道:“你什麼時候變得這么會看人臉色了?”
胤禎哼哼了一聲,突然又抬起頭看著錫若,卻難得有幾分猶豫地說道:“也許我真的不該把你卷進來的。你跟十六妹,本來可以安安心心地富貴到老,然後,再生上幾個孩子……”
錫若聽得抿了抿嘴角,末了卻用明亮的眼神看著胤禎說道:“現在說這個也晚了。我八百年前就被你拖下了水,現在不管是好是歹,也只能陪著你一路混到底了。只是你可別半路把我蹬下車去,讓我里外不是人就好了。”
一胤禎屏息靜氣地看了錫若一陣,突然說道:“你是我見過最傻的人。”
錫若沒料到胤禎沉默半天、冒出來的居然是這樣一句話,摸了摸腦袋上沉重的吉冠之後,咧嘴一笑道:“彼此彼此。你要是不傻,又怎么會看上那幾個蒙古女人……哎喲!”
胤禎又氣又恨地給了錫若肚子一拳,正想再罵他幾句的時候,卻聽見八、九、十這幾個的聲氣從走廊的另一頭傳來,連忙住了手,然後等到“八爺黨”們走近了,便主動走過去問他們的好。
錫若偷偷地揉了揉被胤禎打疼的肚子,又見胤禊抬眼朝自己望來,連忙也走了過去給三個阿哥請安。
胤禊讓自己的三個兄弟走在前面,自己卻落在後面朝錫若問道:“這陣子都沒怎么看見你了。都忙些什麼呢?”
錫若下意識地朝前面的胤禎看了一眼,嘿嘿一笑道:“沒幹啥。還跟從前一樣,混日子過唄。對了,老大最近在忙啥?也沒怎么看見你進宮裡來了。前兩天惠妃娘娘還跟我說,不知道八阿哥在忙些什麼呢,有些想念你了。”
胤禊聽得微微一笑道:“離開席還有些時候,我正要去給娘娘請安。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錫若想了想說道:“也好。”便同胤禩一道頓住了腳步,向前面的那幾個招呼了一聲之後,又聯袂往惠妃的宮裡走。
走到石板路上的時候,胤禊見錫若把沒有積雪的好路都讓給他走,自己卻直往雪地里趟去,連忙一把拉住了他說道:“你別摔著了。這大冷天的,傷筋動骨可麻煩了。”
錫若回過頭嘻嘻一笑道:“這么厚的雪,摔了也跟掉毯子上一樣,哪裡就傷筋動骨了?”不料他的話還沒說完,人就一個趔趄,隨即“砰”的一聲就來了個“平沙落雁屁股著地式”,尾椎骨一陣刺痛,疼得他再也裝不了好漢,立刻“哎喲哎喲”地叫喚了起來。
……

插圖

《醉遊記》插圖

相關詞條

書籍雜誌小說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