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氏孤兒案》

《趙氏孤兒案》

《趙氏孤兒案》是中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天禾兄弟影視投資有限公司、盛典文化影視聯合出品的歷史電視劇,由閻建鋼執導,陳文貴編劇,吳秀波、應采兒、孫淳等人主演。該劇改編自經典歷史傳奇故事,講述了在春秋時期的晉國,圍繞趙朔之子――趙氏孤兒引發的一系列故事,彰顯了以程嬰為首的一群古代英雄堅守忠義、捨生取義、不屈不饒,勇於獻身的精神。2013年3月17日於央視一套黃金檔播出,2014年該劇獲得第27屆中國電視金鷹獎優秀電視劇獎,並包攬第2屆中國電視劇導演工作委員會年度表彰盛典10個獎項。

基本信息

簡介

1趙氏孤兒案
電視劇《趙氏孤兒案》由著名編劇陳文貴執筆,著名導演閻建鋼執導,集結了吳秀波孫淳應采兒鄭昊練束梅 、王雨、張譯文、一真、姬他、侯長榮、徐露、徐衛、高旭陽、戰菁一、李海兵等新老實力派明星。作為中視傳媒啟程計畫力作之一,該劇題材與劇本磨合相當完美,超豪華明星陣容,製作精良,整體水準很高。中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王焰在微博表示,“一位二十年來在古裝戲領域佳作頗多的台灣編劇陳文貴,一個在《中國地》合作牛好的名導演閻建剛和他的團隊,一部由兩個影帝吳秀波和孫淳加一明星美女應采兒飈戲的歷史經典大劇。

劇情簡介

趙氏孤兒案趙氏孤兒案
春秋時期晉國最強大的太尉屠岸賈,掌握著晉國的政治經濟軍事三大命脈,他製造了宮廷政變,讓景公誤認為趙朔正是政變主謀,盛怒之下,命令屠岸賈將趙氏滅族,連嬰兒也不放過,程嬰的冒死相救,使得趙家留下了血脈,並得以巧妙地棲身屠岸賈家。 

十八年後,屠岸賈最驕傲的兒子屠越,文武雙全,是晉國政權一顆新星。但卻有謠言說他並不是屠岸賈的親生兒子,而陪讀的乾兒子程大業——程嬰之子也捲入這趙氏孤兒的謎團中,誰才是真正的趙氏孤兒---隨著最終謎底地層層揭開,屠岸賈當年對趙氏滅族的殘酷血案昭然若揭,而屠越其實叫做趙武,是真正的趙氏孤兒。隱忍一生被周圍人唾棄的食客程嬰,在最後一刻贏得了勝利,贏得了正義。

角色簡介

1吳秀波飾程嬰
吳秀波演繹悲情義士程嬰

程嬰作為《趙氏孤兒案》中的重要人物也一直備受關注,劇中程嬰冒死救趙孤、悲情摔嬰、隱忍敵下等都將經歷著人心與忠義的強力考驗。“我覺得這個劇本是我拍戲這幾年遇到最好的。”飾演程嬰的吳秀波對劇本充滿了信心,出彩的角色對其也會是一個很好地提升。在早前曝光的預告片中,悲情義士程嬰的戲份已是猛戳了觀眾內心,讓人期待感倍增。導演閻建鋼表示,“要把程嬰內心的痛苦和掙扎演出來不容易,他讓我很滿意。”導演對程嬰人物形象的塑造更為深刻和內斂,同時對演員的表現也是給予認可的。

孫淳飾屠岸賈孫淳飾屠岸賈

孫淳飾演的屠岸賈

屠岸賈狡猾奸詐、心狠手辣,言辭中總是暗藏玄機,卻又不失禮貌和風度。不僅如此,此次在《趙氏孤兒案》中導演更是對人物進行了更加深刻的創造,為人物加入了不同情感的表現戲份,讓人物的性格更為立體化的呈現在觀眾面前。飾演這個內心和外在都極為複雜難測的人物,對孫淳的演技也是一次更高的挑戰。

練束梅飾演的“程嬰”之妻“宋香”

宋香是一個情義不凡的女子,在趙氏孤兒的下落線索中成為要環之一。“程嬰”夫妻二人在歷史風雲中上演一幕幕人間真情,在悲歡離合、挫折與磨難中虐動人心。

應采兒飾演莊姬公主

劇中最重要的女性角色莊姬公主,其戲份將貫穿始終。

分集劇情

第1集

趙氏孤兒案趙氏孤兒案
春秋時期,晉楚大戰。下軍佐卑南受晉國司寇屠岸賈指使,臨陣偷襲晉軍主帥趙克,趙克身負重傷,晉軍群龍無首,最終潰敗。趙克託付在楚行醫的晉國醫匠程嬰,轉告晉國將軍趙朔卑南叛變的事情,並以令牌相授為報信憑證,隨後跳下城門殉國。程嬰和懷孕的妻子宋香連夜離開高盂前往晉國,半路遇到楚軍的追擊,程嬰跳下馬車前往晉國報信,宋香駕車引開楚軍。
虛弱的程嬰千辛萬苦趕到新絳,卻陰差陽錯地暈倒在趙朔車下,程嬰用趙克的令牌為信,將卑南叛變的機密轉告趙朔。景公不相信趙朔所言,拒見程嬰。趙朔派趙府第一門客公孫杵臼隨程嬰回楚國救妻。
屠岸賈命首席門客到滿將卑南滅口,以絕後患。

第2集

到滿將夢棗珠送予卑南,卑南日夜在手中把玩,身中夢棗珠之毒,全身癱瘓,趙朔向卑南道出了屠岸賈的奸計,卑南認清了屠岸賈的真面目。
公孫杵臼終於安全地把程嬰夫婦帶到趙朔面前,程嬰夫婦感公孫之恩,要去草堂照顧公孫杵臼,卻在進入草堂後被三個黑衣人擄走。
屠岸賈以程嬰夫婦之命來換卑南。公孫杵臼與將軍韓厥先斬後奏把卑南接入趙府,逼趙朔犧牲程嬰帶卑南入宮。
這一晚,屠岸賈的夫人孟姜突然昏倒,找到程嬰救治。

第3集

程嬰將銅釵刺入孟姜手腕,揚言銅釵有毒,要挾屠岸賈送走宋香方可解毒。程嬰送走宋香時要她通知趙朔不要因為救自己而放棄除奸的機會。
程嬰得知宋香已到趙府,講出此乃一計,自己並未下毒,醫治已在銅釵入腕時開始,屠岸賈心生佩服。程嬰為救治孟姜體力不支差點暈倒,屠岸賈設酒席款待。
韓厥與公孫杵臼提出兵分兩路,讓卑南換上公孫的衣服暗中進宮。不想中了屠岸賈的埋伏,卑南的馬車在半路遭到伏擊,卑南遇刺身亡。

第4集

卑南的人頭送到,屠岸賈放了程嬰。趙府門客從楚國帶回了雙槐已死的訊息,公孫杵臼痛徹心扉。
屠岸賈時刻想著扳倒趙朔,他與到滿密謀在國君練兵時大做文章。景公在皇家車場遇到三個黑衣刺客行刺,趙朔緊追刺客,發現一個地道洞口。景公大為惱火,責令趙朔緝拿三名刺客。趙朔找來公孫杵臼查看洞口,發現地道一直通往林外,做工精細,絕非一朝一夕建成。車場守衛官居威乃趙朔之人,兩個人認定此次國君遇刺,意在趙朔,肯定是屠岸賈的陰謀。
屠岸賈派管家且騅來請程嬰給孟姜看病,公孫杵臼要程嬰給孟姜下毒威脅屠岸賈,程嬰嚴詞拒絕。

第5集

韓厥手捧居威人頭,告知景公行刺的居威以死謝罪。
程嬰為孟姜把脈,屠岸賈告訴程嬰三名刺客是他派去的,現在三人已經到了秦國。
宋香為趙朔的妻子莊姬公主送藥,莊姬誇獎程嬰的藥好,要程嬰進宮為國君診治。程嬰見到景公後,要求景公跟隨他到車場遇刺的地道中。程嬰發現地道牆面乾燥,絕非近期挖成,而居威今年才調防到車場。區區三名刺客行刺一國之君,意決不在行刺,而是要借國君之手除掉趙朔,以斷晉國砥柱。景公頓悟,心病痊癒。
=公孫杵臼綁了到滿,要挾屠岸賈換回了三名刺客。三名刺客被帶到趙府,招供屠岸賈收買命其行刺,程嬰卻覺得此事可疑。

第6集

程嬰認為到滿被抓過於輕鬆,但究竟屠岸賈為什麼要這樣做,卻不得其解。
屠岸賈帶孟姜到草堂拜訪程嬰,此時景公隨趙朔御審三名刺客,誰知刺客突然翻供說自己是屈打成招,並非受屠岸賈指使。
屠岸賈告訴程嬰,刺客反咬的不是趙朔,而是趙朔最有利的盟友韓厥。程嬰狂奔跑到韓府,卻得知韓厥已經出城,程嬰搶了輛戰車追出城去。
三名刺客招供韓厥為幕後主謀,景公要召見韓厥進宮當面對質。趙朔奉命去找韓厥,卻得知韓厥為了追一個叫辛夷的小妾出城去了。趙朔大驚,國君勢必以為韓厥畏罪潛逃。

第7集

趙氏孤兒案趙氏孤兒案
程嬰追上韓厥,告訴他辛夷的出走乃是屠岸賈為調他出城使出的詭計,韓厥回城。雖然韓厥回來了,卻在種種不利於自己的證據下無法澄清,終被囚禁。屠岸賈聯合眾大臣力保韓厥,趙朔對屠岸賈的反常舉動感動不解,孰不知這又為國君忌憚他的勢力埋下了禍根。
秦國使節離樓攜重禮拜訪晉國,並帶來了一個秦晉聯盟、平分楚地的曠世戰略。此時,屠岸賈扣下了晉國境內幾個縣受災餓死多人的奏摺。趙朔舉薦屠岸賈為糧草官,屠岸賈欣然接受。

第8集

屠岸賈短短几日便徵集了全軍三個月的糧草,晉軍浩浩蕩蕩,士氣高昂地出征了。程嬰懷疑屠岸賈是想在趙朔帶走晉國大半兵力之時挑撥景公的猜忌之心。
程嬰以給屠岸賈祈福作法為藉口,從屠岸賈的書房搜到了寫有“災區顆粒無收,官府救災無力,災民群起造反勢成燎原”的奏本。程嬰猜出屠岸賈必是利用趙朔的仁義之心,不忍災民餓死,沿途開倉放糧,難逃抗旨誤戰之罪。程嬰與公孫杵臼連夜駕車出城,屠岸賈得知後派門客追殺。

第9集

程嬰、公孫杵臼終於趕到趙朔營地,告知趙朔屠岸賈的奸計,可趙朔還是決定放糧於災民。
秦使離樓指責趙朔開倉放糧,貽誤戰機,失信於秦國。屠岸賈乘機挑撥,景公派使者權奇持御劍前往軍營,要將趙朔於陣前賜死。
程嬰發現楚將是自己的多年好友石言,有了向楚軍借糧之念,與公孫杵臼駕車夜訪楚營。程嬰以晉、楚、秦三國形勢勸說石言借糧予晉軍,借糧於晉即是制衡於秦。石言感趙朔之仁、程嬰之義,答應借糧,一場糧草風波消於無形。

第10集

莊姬派出門客一路追殺權奇,權奇趕到軍營時已奄奄一息。權奇傷愈後,為保趙朔,橫劍自刎。趙朔與秦楚兩軍商定停戰,班師回朝。離樓欲持秦國之威,向晉國國君施壓,處死趙朔,被屠岸賈半路攔下。屠岸賈授計:欲殺趙朔,先捧趙朔。
程嬰請莊姬在國君面前痛罵趙朔,貶趙朔為庶民,舉家遷居狄國,方可保住趙朔性命。莊姬被屠岸賈奸計所騙,反要景公褒獎趙朔。在趙府門客沉浸在趙朔加官進爵的喜事之時,程嬰看出景公對趙朔的褒獎背後是巨大的隱患。

第11集

軍令如山,趙盾鐵面無私,婢女雪眉又猝死。穆贏夫人逼著靈公下令特赦,讓趙朔將功贖罪。莊姬到雪眉停屍間,看到雪眉指間流有血痕,聯想到在宮中能指使雪眉的人定是公主府的人,她還聯想到兇手可能是卜鳳。卜鳳事發,以為必死無疑,沒想到趙朔、莊姬不但原諒了卜鳳,且曉以大義。

第12集

屠岸賈得知此事,大受打擊。莊姬此時發現懷孕,而程嬰之妻子姜也懷孕,程嬰為兩位孕婦進補,莊姬與子姜約定,日後不管生男生女,定以兄弟姐妹相稱。大軍終於出征。子姜難產,莊姬輸血給她,救了她們母子的命。屠岸賈欲藉此機會推舉趙朔領軍。趙朔勇擒楚國主將。

第13集

趙朔凱鏇,百姓夾道歡迎,趙家軍深受百姓擁戴,功高蓋主,靈公心中不是滋味。屠岸賈趁機挑撥,靈公將趙朔手下軍士改由屠岸賈指揮,明為協助災民開墾耕地,暗中則將趙家軍力轉移,削弱趙家兵權。公孫杵臼提醒趙盾,大劫將臨趙家。

第14集

屠岸賈暗地與秦使王銳串通賣國。屠岸賈爭取獨自到秦國當說客,勸秦國退兵放棄攻打晉國。屠岸賈由秦國回程途中遭賊人圍殺,靈公提升有功於晉國的屠岸賈為大司寇,並賜錦袍一襲,地位從此與趙盾平起平坐,不分彼此。

第15集

鋤麂深夜來到趙府刺殺趙盾,失手被擒,趙盾曉以大義,鋤麂為趙老相國一心為國的忠心而感動,欲自刎謝罪,被趙盾阻止。
靈公決心殺掉趙盾,屠岸賈獻計,讓靈公以慰勞相國之名設宴款待,宴席間勇士表演雙刀,突然一刀朝趙盾面門劈下,趙朔手揚杯飛,把刀擲開;緊接著靈公獻劍技以愉眾臣,屠岸賈假意讓趙盾持刀出鞘,趙盾手指無意按在一粒寶石上,刀身竟飛脫而出。刀中有刀,彈出的刀直射向靈公,屠岸賈登時大驚,急把靈公推開。頓時四周埋伏的侍衛擁入,捕捉趙氏父子。

第16集

莊姬不願獨逃,但趙盾父子跪求她保住趙氏最後血脈,她與趙朔相約,如果生男,取名趙武,生女則取名趙文。屠岸賈率軍,將趙氏九族三百多口抓入牢中。屠岸賈心有不甘稟報靈公,為免夜長夢多,早點行刑。

第17集

鋤麂混在獄卒當中除了盡力照顧趙氏父子之外,還積極想辦法救趙氏一族,他決定聯絡串通劊子手,砍趙朔時手下留情,再以偷天換日的方式將趙朔偷出來,換得趙朔一命。
屠岸賈主持行刑,哭聲遍野,鼓聲三通,劊子手就位。此時忽然飛沙走石,晴天霹靂,劊子手遭電擊,屠岸賈上前搶過大刀,剁下趙朔人頭。

第18集

趙朔在黑暗中清醒,原來自己沒死,鋤麂告之,此乃移花接木之計換回趙朔一命,趙朔此時明白全家只自己獨活。莊姬痛不欲生,為腹中孩子而苟活。屠岸賈向靈公要求將莊姬改嫁給他,玄姬得知,與屠岸賈大吵。

第19集

趙朔潛逃出城,一路躲躲藏藏,深怕泄露自己的身份、行蹤,但仍被士兵發現大打出手。但他因有傷,不能逃走,最後被如冰藏入酒桶中,逃過一劫。
子姜生下一男,程嬰夫婦大喜。公主也生下了一男,卜鳳對外宣稱為女孩兒。

第20集

公主為防屠岸賈強入宮中搶走遺孤,便和穆贏夫人商量,決定由程嬰入宮偷走嬰兒。屠岸賈大怒,下令三日內找出嬰兒,否則殺光全城嬰兒。
程嬰和公孫杵臼想盡各種辦法,都無法解決眼前的困境,唯有交出嬰兒。程嬰想起自己原本無後,是托莊姬公主的福才有了這個兒子,或許老天就是安排這樣的機會,讓他有機會報答趙氏。他幾經掙扎,決定以自己的孩子冒充趙氏孤兒。玄姬決定與屠岸賈共赴黃泉,不料屠岸賈早有計謀,在他飲了玄姬事先安排的毒酒的同時,抽出懷中的藏刀,刺向玄姬。

第21集

程嬰為韓厥送去名韜所看的兵書《秦本六韜》,隨後攜家眷與石言出城,不料屠岸賈正在城門口等待。屠岸賈請程嬰在自家暫住,程嬰謝絕。
到滿攜一盒珠寶進獻莊姬,告知程嬰已逃走,珠寶可助莊姬追殺程嬰之用。屠岸賈怒斥到滿私見公主引來景公猜忌,將到滿驅逐出府。
韓厥讀了《秦本六韜》,有信心擊潰秦軍,景公授以虎符,命其帶兵出征。
莊姬要離樓派出殺手追殺程嬰,程嬰駕車狂奔逃命,屠岸賈副將先軾率手下突然出現。

第22集

原來屠岸賈讓手下沿途一路暗中保護著程嬰一行。韓厥深信程嬰獻出《秦本六韜》是與屠岸賈合謀算計自己,在出征途中派副將展飛追殺程嬰等人。展飛帶人在邊陲莫鎮抓到石言,卻未見程嬰等人。
展飛帶受傷的石言遊街以逼程嬰現身,先軾為救程嬰與展飛交手,二人同歸於盡。而宋香和小趙武卻被離樓再次派出的女殺手甘棠趁亂掠走。程嬰只得再回新絳,石言趕往韓厥軍中提醒韓厥誤中屠岸賈奸計。
莊姬見到宋香懷中的趙武,母愛油然而生,她告訴離樓知曉晉軍全部軍情的齊城北正在晉宮中養病。
屠岸賈為滅趙氏餘黨,大興牢獄、排除異己。此時程嬰來訪,屠岸賈驚喜不已。

第23集

程嬰要屠岸賈幫他救出被公主抓走的妻兒,屠岸賈傾力相助。
景公得知在宮中養病的齊城北被一拿公主令牌的宮接走,衝到公主寢宮質問莊姬,莊姬拒不承認。
程嬰求見莊姬,莊姬手持利剪,欲親手殺了程嬰。程嬰頭撞銅器血流不止,莊姬見血暈倒在地。莊姬醒後已無殺心,告訴程嬰宋香被關在草堂。程嬰出宮門看到久候的屠岸賈,二人斷定殺手必在草堂埋伏。程嬰來到草堂,屠岸賈派人跟蹤殺手,果然救出宋香母子。
程嬰一家住進了屠岸府,被趕出府的到滿隨後而至,求屠岸賈讓他重回府內效力。

第24集

屠岸賈安排到滿在伙房幫忙,宋香到伙房給程嬰做吃的,到滿趁機做了一碗下了毒的湯讓宋香給程嬰送去。宋香端湯給程嬰,程嬰得知此湯是到滿為自己所做,心存疑慮。到滿正在廚房為自己可以毒死程嬰高興,程嬰突然出現,告訴到滿喝湯中毒的是屠岸大人。到滿大驚失色,拿上解藥沖入屠岸賈書房,看到無恙的屠岸賈方知上當。屠岸賈大罵到滿是瘋子,又要把他逐出府外。程嬰深知留一個要殺自己的死敵在暗處太過危險,勸說屠岸賈把到滿留在了府中。
韓厥全軍覆沒,與門客支頤回到新絳。景公未治其罪,反而親自出城相迎,自責此戰之敗乃因自己沒保護好齊城北,讓軍情外泄所致。

第25集

5年後,屠岸賈的兒子屠岸無姜已能背誦詩經,而同為5歲的程大業還不會講話,到滿出言侮辱大業,程嬰憤然打了到滿。屠岸賈告知程嬰神醫醫緩正在晉國行醫,程嬰趕忙帶大業尋醫。醫緩提出可醫好大業,但要一件趙朔遺物。程嬰只得深夜跳進屠岸賈書府偷出趙朔親筆竹簡,卻被到滿抓住,要行笞刑,被屠岸賈趕來制止。醫緩治好了大業的啞症,程嬰倍感欣慰。

新絳水井冒出血水搞得全城人心惶惶,秦國巫師桑田巫作法,算出此乃有人故意定製符磚破壞太社風水,放出趙朔鬼魂作祟。司宮冉白查出此符磚正是郄克大人所有,郄克畏罪懸樑而死。一夜,程嬰宅內潛進大批黑衣刺客,大業被刺客所傷。程嬰守候大業一整晚,大業終於甦醒,程嬰喜極而泣。

第26集

趙氏孤兒案趙氏孤兒案
郄克一死,全城井水復清。屠岸賈要去弔唁郄克,要程嬰寫下悼詞,程嬰一句“死得好”道破屠岸賈之計。原來,這都是屠岸賈排除異己所設的圈套。一晃14年又過去了,程大業和屠岸無姜長成了19歲的英武少年,親如兄弟,到滿看出長大的大業與趙朔有幾分神似。

到滿拿出大業的一篇“助吳制楚”的文章給屠岸賈,屠岸賈看後大為驚奇,稱大業這篇文章可改變晉國整個戰略。程嬰也認為時機已到,多次向大業提起趙氏祖先之事跡。19年前打敗晉軍的秦軍主帥又率兵來進犯晉國邊境,韓厥請纓出征。

第27集

大業駕戰車帶無姜沖入練兵場,一舉奪下先鋒大印成為先鋒。到滿要屠岸賈一定要制止無姜出征,韓厥必會讓無姜死在沙場以報趙氏之仇,屠岸賈卻找不到藉口阻止無姜。程嬰勸屠岸賈去找韓厥,以非六軍將士不能擔任先鋒之律法,阻止無姜出征,但屠岸賈不願向韓厥低頭。程嬰告訴到滿,既然阻止不了無姜出征,可以阻止韓厥成為主帥。只要讓景公知道屠岸大人與韓厥有仇,如果無姜死於沙湯,晉國朝堂必定大亂。
景公召見屠岸賈提出換帥之事,屠岸賈早因冉白報信,得知韓厥在屏風后偷聽,故力挺韓厥為主帥,展示了自己的高風亮節。韓厥無奈,為保主帥之位,向景公以命擔保無姜平安歸朝。

第28集

眼看無力制止無姜帶大業出征,程嬰跑到練兵場求韓厥下令免大業入伍。韓厥百般羞辱,程嬰忍氣吞聲,磕得頭破血流,韓厥心生厭惡免了大業入伍。屠岸賈要程嬰陪自己喝酒聊天,程嬰發現屠岸賈心不在焉,發現這是要調開自己,好讓到滿盤問宋香。宋香說出自己的兒子大業背上有紅痣,到滿聽後大喜。

大業到練兵場求韓厥允許自己出征,被韓厥刺傷。程嬰為大業包紮傷口,說大業傷得好,這樣就名正言順地不能出征了。到滿藉口為大業治傷為由,查看到大業背上並無紅痣,質問程嬰。程嬰堅稱宋香說的是大業臂上有痣而非背上,而臂上的痣已被韓厥之劍削去。屠岸賈仰天大笑,感嘆程嬰的機靈。韓厥帶無姜出征,景公親自敲戰鼓相送。一天,程嬰竹舍來了一位姑娘,自稱是程嬰好友、楚將石言之女湘靈,因石言已死前來投奔。

第29集

湘靈與大業相談甚歡,並說起趙氏祖先的各種事跡,程嬰若有所思。程嬰不斷鑽研治療宋香的藥,他調製一劑湯藥餵宋香喝下,宋香竟然暈倒了。
秦使離樓指出晉軍缺少糧草,要秦晉兩軍議和,屠岸賈力主出戰。到滿帶軍隊四處征搶軍糧,焚燒民宅挑起民怨。宋香甦醒,想起了從前的往事,也想起了自己已然死去19年的兒子,悲從心生。為不讓屠岸賈懷疑大業身世,程嬰要宋香繼續裝瘋。湘靈帶著大業到太史府查訪各種關於趙氏的史料,卻唯獨不見趙朔的,大業覺得奇怪。湘靈還帶大業到趙朔舊宅太社查訪,遇到了莊姬公主。莊姬對大業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跟他聊起了趙朔生前往事。

第30集

屠岸賈要到滿繼續試探程嬰,聲稱無姜凱鏇之日,就是重用程嬰之時。
大業來到太社又遇莊姬,莊姬說起了程嬰當年背叛趙朔、親手摔死趙武的事,大業聽後大驚。大業跑去詢問屠岸賈,屠岸賈含糊作答,更讓大業斷定這是事實。程嬰要宋香小心湘靈。大業跑來質問程嬰,程嬰說是為了保往大業和全城嬰兒才摔死了趙武,大業憤然離家。莊姬找到程嬰,要見大業。程嬰稱大業已離家,他故意讓莊姬看到大業研讀的趙氏史料,並威脅要燒掉這些史料,莊姬把全部史料運回宮中。屠岸賈和到滿對此事甚有疑慮,但也未查出不妥之處。

第31集

程嬰受屠岸賈之命為離樓治病,離樓拿出毒香,要程嬰毒死屠岸賈,並稱這是受晉公所託。大業和湘靈在一家酒館聽一瞎眼說書老人說起趙氏滅門之事,結果說書老人被官兵抓走。
程嬰把毒香交予屠岸賈,要他提防離樓。這時大業跑回屠岸府,父子在廊道相見,已形同陌路。大業求屠岸賈下令赦免說書老人,屠岸賈以律法大如山為由拒絕。
大業趕到法場,說書老人已被吊死,恰遇太史董狐前來收屍。大業才得知說書老人是前任太史令董狸,因在趙氏一案上秉筆直書被迫害至死。

第32集

程嬰告訴宋香在莊姬運走的大批史秋竹簡中,有一片竹簡是自己所寫,這片竹簡可告訴公主大業身世。莊姬果然看到此片竹簡,來到太史府查其來歷,太史說大業又名皋陶,乃趙氏之始祖。莊姬一顫,懷疑大業是趙氏血脈。

晉秦之戰,晉軍大勝,無姜作為先鋒先回都城向國君告捷。無姜在路上救了聲稱被官府追殺的草兒。
無姜、湘靈來到一家酒館,聽到草兒說起“換嬰記”,湘靈上報屠岸賈,說這是影射無姜公子是趙氏孤兒,屠岸賈大驚,親自前往酒館聽書。
無姜也聽到了“換嬰記”,對自己的身世產生懷疑。

第33集

程嬰要無姜去問當年為孟姜診治的醫師居田。無姜找大業陪他去拜訪居田,卻發現了滿身血污的居田屍體。
謠言變得更加真實,屠岸賈焦頭爛額。程嬰又要無姜去問產婆三水,屠岸賈陪無姜一同前往,卻在路上發現三水家一片火海。此時無姜對自己是趙氏孤兒更加深信。
韓厥回朝,前往太社拜祭趙朔,遇到莊姬,莊姬向他提到對大業身世的懷疑。無姜離家住進長風客棧,屠岸賈以宋香相要脅,要程嬰把無姜勸回家。

第34集

程嬰來到客棧見草兒,原來草兒才是石言之女,草兒說書是受程嬰所託。程嬰讓草兒說起屠岸賈管家的離奇自盡,把無姜引回府去。無姜回府卻正好看到了活著的居田、三水,更加懷疑這是屠岸賈故意隱瞞自己身世。屠岸賈怕大業去戰場後建功立業,更難控制,授大業執訊令之職,要他查出“換嬰記”之謠言的始末。
大業手持執訊令令牌查問莊姬,莊姬看到大業很是高興,說出當年抱走趙武的是司宮冉白。大業為查問冉白追進御書房,卻遇到了景公,景公對這個捨生忘死、盡忠職守的少年非常欣賞。冉白說出當年曾把趙武交給屠岸賈管家且騅,大業追問程嬰,程嬰說起了且騅為報趙朔之恩,以命換下趙武之事。

第35集

大業跑去與屠岸賈對質,屠岸賈說自己說謊是因為且騅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卻為了趙朔而背叛自己。大業重兵包圍草兒說書的客棧,抓到了草兒。草兒自稱為屠岸賈之女,不惜自傷取信於無姜。
景公來到公主寢宮,看到了大業所著的治國策論,大為讚賞。草兒自刺的一刀太重,程嬰回天乏術,稱只有天下神醫醫緩可救。

幕後花絮

初到象山主景區拍攝時,孫淳因環境濕度等原因,身體略有過敏情況出現,眼睛中常常布有血絲,與頭套接觸的皮膚也略感不適。後來經過調整,他逐漸適應象山的氣候,表演狀態也漸入佳境。
在其他藝術作品中,屠岸賈這個人物歷來以狡猾奸詐的形象示人,而電視劇版《趙氏孤兒》巧妙地為屠岸賈“安排”了一個善良溫婉可人的妻子孟姜,讓屠岸賈對愛妻體貼入微、脈脈溫情;且增加了屠岸無姜這個新角色,以表現屠岸賈對唯一的兒子倍加愛護、嚴格訓練的別樣父子情。
除此之外,還增加了很多其他角色,如徐衛扮演的秦國使節離樓,他表面身份只是一名使節,但對晉、秦、楚等國的戰爭,以及趙氏與晉景公的關係等,都起到了微妙的作用。

獲獎記錄

第27屆中國電視金鷹獎優秀電視劇獎 獲獎 《趙氏孤兒案》
第27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美術獎 獲獎 劉勇奇
第2屆亞洲電視彩虹獎優秀古裝劇獎 獲獎 《趙氏孤兒案》
第2屆中國電視劇導演工作委員會年度表彰盛典最佳電視劇獲獎 《趙氏孤兒案》
第2屆中國電視劇導演工作委員會年度表彰盛典最佳電視劇導演獲獎 閻建鋼
第2屆中國電視劇導演工作委員會年度表彰盛典最佳電視劇男主角 獲獎 吳秀波
第2屆中國電視劇導演工作委員會年度表彰盛典最佳電視劇男配角 獲獎 孫淳
第2屆中國電視劇導演工作委員會年度表彰盛典最佳電視劇攝影 獲獎 錢滔
第2屆中國電視劇導演工作委員會年度表彰盛典最佳電視劇美術 獲獎 劉勇奇
第2屆中國電視劇導演工作委員會年度表彰盛典最佳電視劇人物造型設計 獲獎 陳敏正
第2屆中國電視劇導演工作委員會年度表彰盛典最佳電視劇作曲獲獎 鄒野
第2屆中國電視劇導演工作委員會年度表彰盛典最佳電視劇錄音獲獎 盧斌、鄧健如
第2屆中國電視劇導演工作委員會年度表彰盛典最佳電視劇照明獲獎 鄭進義
國際艾美獎最佳男演員 提名 吳秀波

幕後製作

導演閻建鋼透露早在學生時期就對《趙氏孤兒》懷有一種特殊的情結,但卻遲遲未將這部作品搬上銀幕。對於家國情懷、民族氣節的大主題作品,始終是導演閻建鋼的鐘愛題材。對於演員和主創陣容,導演閻建鋼的要求也是非常嚴格,力求做到完美。
《趙氏孤兒》在經歷了96天的緊張拍攝後,於2012年1月4日殺青。

劇集評價

趙氏孤兒案趙氏孤兒案
《趙氏孤兒案》對程嬰的主動獻子的處理,比較嚴謹、合情合理,尤其對程嬰與公孫謀劃此計的處理,不僅豐富了原劇的情境,也很有古典戲劇的風韻。其雖對元雜劇做了很多改編,在人物形象、戲劇衝突上增加了很多細節,但還是尊重原劇之魂的,展示了中國傳統文化對復仇與正義的價值認知。《趙氏孤兒案》尊重了原著所展示的文化價值,盡最大可能還原了人物和故事之“神”。遺憾的是,電視劇如此長的篇幅,如從“趙盾弒君”事件說起,可能會讓故事的高潮更多。不譁眾取寵,不刻意改變人們對經典的印象,不故意扭曲人物形象個性,不背離經典所表現的歷史與文化價值,在一個戲說歷史成為潮流的年代,能做到這些已經不易。這部電視劇顯然理解了這齣經典悲劇背後的核心價值,並且運用電視語言做了恰當的處理,相信它也會引領更多的觀眾,進入那個人格偉岸、闊大的年代。(人民日報評)
如果與《康熙王朝》《雍正王朝》這樣的劇來比,《趙氏孤兒案》在情懷上做得有餘,卻在戲劇衝突和節奏上,不具備如上作品的可看性。從誠意和創作態度上,它滿足了觀眾的“正劇饑渴症”。《趙氏孤兒案》的劇本具有教科書式的意義,它為如何改編歷史傳奇提供了一個範本——觀眾可以在劇中看到清晰的編劇思路,也看到嚴謹的戲劇結構。這對於當下那些連邏輯關係都拎不清的雷劇而言,無疑是給了一記響亮的耳光。《趙氏孤兒案》也應該成為演員們的教科書。從這個層面上講,《趙氏孤兒案》的兩大主演吳秀波和孫淳,堪稱這個行業的良心,他們告訴了演員們什麼叫演戲“走心”。(搜狐網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