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醉金迷》

《紙醉金迷》

《紙醉金迷》,一部改編於鴛鴦蝴蝶派代表作家張恨水的同名小說,並由著名導演高希希執導,講述了身處戰時重慶的美貌女子,因迷戀賭桌而淪落為交際花的故事。陳好在劇中扮演女主角田佩芝,從一個女大學生淪落為一個交際花。該劇於2008年11月22日在上海電視台電視劇頻道正式首播。張恨水的《紙醉金迷》沒有吸風飲露、羽化成仙的飄逸,而是讓人越讀越心涼。這部“批判現實主義”作品寫得相當“現實”,從生活中走出來的飲食男女似乎都有著灰色的性格與人生。

基本信息

劇情介紹

一九四四年,霧重慶。
雖然從前一年,日本已經停止了對重慶 的轟炸。但“重慶大轟炸”的噩夢 ,留在人們心中的陰影仍然揮之不去。滿目瘡痍,斷壁殘垣,歷歷在目。記錄著七年抗戰中,“陪都”經歷過的一切。
小公務員魏端本一家,就是擁擠在重慶的一家“下江人”。魏端本原在南京政府某部供職,抗戰爆發後押車輾轉撤退到重慶。路上遇到同是難的女孩子田佩芝。同是天涯淪落,發生了感情,結成患難夫妻。這已經是六七年前的事了。
如今,他們已有了一對兒女。一家人擠住在一家雜貨店的後屋。這是重慶彼時特有的“吊腳樓”──依山崖而建,從頂層出入,長年見不到一絲陽光。
田佩芝生性活潑。雖然已為人母,但自己骨子裡還是孩子氣。時髦女性的追求,她也不能免俗。抗戰勝利遙遙無期,終日百無聊賴。她又無心打理家務,就迷上了賭字。
她加入的第一個賭局,就在鄰居陶伯笙家裡。陶伯笙是個小商人,手裡活絡。儘管妻子對他聚賭多次勸阻,卻也做不了他的主。田佩芝在這裡只是小打小鬧,輸贏不大。然而,她卻藉此結識了牌友胡太太。
胡太太卻是個大手筆,家道殷實,住宅寬敞。常聚些朋友打牌消磨。難免三缺一,叫上田佩芝。她家賭局是大出大入的,魏端本那點可憐的“國難薪”怎么撐得起田佩芝的場面?於是,吵吵鬧鬧便成了家常便飯。每次爭吵,都以魏端本俯首認輸結束。因為,魏端本心裡有鬼──他在淪陷的老家,有一位比他大三歲的“淪陷夫人”。這件事他一直瞞著田佩芝呢。
田佩芝在胡家賭局中又結識了一位成功人士范寶華。從此開始了她的畸型人生。
范寶華是游擊商人出身,看準戰時貨物短缺,倒買倒賣,或是囤積居奇,待價而沽,幾年來已經有了不俗的身家。開了公司,寫字樓里租了房間,還有李步祥等小商人為他跑街,聽他驅使。他在牌局上一眼看中了田佩芝,把她當作一朵可以摘取的鮮花。他帶著田佩芝下館子、逛商店、看電影,那都是田佩芝一心嚮往卻消費不起的生活。他發現田佩芝賭癮極大,又把她帶到“梭哈”場中。
“梭哈”這種紙牌遊戲當時頗為盛行,比麻將輸贏更快更大也更刺激。田佩芝一下子就迷上了,不能自拔。而賭神卻象總是和她開玩笑──每當她眼看著勝利在望,就會功虧一簣。她越想翻本,就輸得越多。最後總是兩手空空。只留下下一次報仇雪恨帶撈本的好夢。范寶華在賭場上不計勝負,因為他正在涉足一個更大的“賭局”──搶購黃金儲備券。
就在這一年,重慶政府通過中央銀行宣布,為回籠貨幣,拋售公有黃金。價錢只是黑市黃金的一半。但目前只售證券。半年後方才兌現黃金實物。傻子都算得出來,這是個對本利的好機會!范寶華派李步祥等人給他排隊購券,搶購了一大批不說,又想到一個“滾雪球”的妙計。他將到手的黃金券做抵押,再到私家銀行里打折貸出款子,再買黃金債券。如是不斷往返,周而復始。
范寶華以前的同居女友袁三小 姐提醒他:這個主意人人想得到,政府也不是傻子,不要上了當。但范寶華哪裡聽得進去?
魏端本帶回了一皮包公款,準備次日附郵的。田佩芝正輸得毛乾爪淨,急於翻本,不管三七二十一,借用再說。不料,一場“梭哈”,又是輸得一乾二淨。
田佩芝無法向丈夫交代,眼看走投無路。卻遇到范寶華邀她去寫字間小敘。她一眼看見范寶華抽屜里有許多錢,藉機偷走了一筆,將丈夫敷衍過去。
范寶華發現後卻不聲張。他故意布下釣餌。先邀田佩芝打牌,讓她輸個精光;又將她引到寫字間。田佩芝不知是計,果然下手,落入范寶華網中,不得已“以身相許”,算是還了這筆孽債。
但是,只要賭癮不戒,這筆債怎么還得清楚?田佩芝不敢面對丈夫,再也沒有先前的理直氣壯了。
范寶華又利用田佩芝,結識了魏端本,和他機關的劉科長做了一筆生意──把自己囤積的一批貨賣給機關,套現再買黃金債券。
劉科長和范寶華勾結,提高入價,趁機拿到一筆回扣,也分潤給魏端本幾個小錢。
魏端本一向勤懇奉公,不飲盜泉。這幾個錢讓他輾轉反側,難以入睡。最後決定退回公家。不料,錢已不翼而飛,又被田佩芝做了賭本,一去不回。
魏端本和妻子翻了臉。但田佩芝比他氣更大──她已發現魏端本家有前妻,口口聲聲罵丈夫是騙子。不管魏端本如何解釋,他與前妻是包辦婚姻,並無感情基礎。何況七年毫無音信,對方生死未卜。但田佩芝就是不依不饒。那筆回扣他當然不敢再問,只得不了了之。
田佩芝卻跟著胡太太大開了眼界,進入了她人生的第三個賭局──朱四奶奶家裡。
朱四奶奶家住洋樓,這在當時的重慶就身份的象徵。她是某要人的兒媳,又自立門戶。家中客常滿,樽中酒不空。經常是樓上牌局,樓下舞會。又有一批年青美麗、風情萬種的女友們在座,吸引了大批商界巨子、政壇要員。
田佩芝自然又是輸。朱四奶奶既然解囊借款,仍然有去無還。眼看債台高築,朱四奶奶方才攤牌。要她做自己“紅粉兵團”的一員,借著牌局交際,結識頭面人物,從男人身上撈錢。
如同每個在後方的下江人都做著“復員夢”。待到戰爭勝利,回到家鄉,不說衣錦榮歸,總要有筆資金,才能安身立命啊。田佩芝知道,憑著魏端本的小公務員收入,無法支應她嚮往的生活。何況他家裡還有個“黃臉婆”呢。
魏端本也在做同一個夢。他的上司就遞給他一個枕頭。司長和劉科長決定運用一筆公款,搶購黃金債券。兌現後再把黃金賣到黑市。除去公款悄悄歸賬,還有一筆不菲的差額,盡可私吞。魏端本是出納,也得以附於驥尾。儘管,他明知這件事非同小可,戰戰兢兢,首鼠兩端。但禁不住劉科長一番威脅利誘。何況在范寶華那筆生意上,他已經下過水了,此時只好隨波逐流。同時,他也想分幾個錢討好田佩芝,安排勝利後的日子。
他哪裡知道,他已經無法滿足田佩芝的奢望了。田佩芝已身不由己,只好聽從朱四奶奶安排。朱四奶奶認為她在范寶華手裡已經有了短處,必須撤退,另換高明。田佩芝只好找個茬子和范寶華絕交。范寶華大怒,追問究竟。另一個紅粉兵團的大將東方曼麗正好“出場”。她按照四奶奶的安排,拿下了范寶華,成為他的同居女友。
至於田佩芝的新任務,則是與富家子徐經理“相戀”。兩人同去成都,雙宿雙飛。拿下證據,以待四奶奶設計敲詐徐經理。但田佩芝良心發現,臨場怯陣,讓四奶奶好不失望。不過她並沒有放過徐經理。利用徐怕婚外情暴露的心理,還是敲了他二十兩金子。
四奶奶長袖善舞,范寶華也左右逢源。他們都不出事,只濕了一隻鞋的魏端本卻出了事。上司發現了挪用公款,追查下來。司長和劉科長決定犧牲魏端本,要他代人受過。魏端本無可奈何,喝得酩酊大醉。看著一雙兒女,囑咐田佩芝照顧孩子,象是訣別,淒悽慘慘。但田佩芝卻沒有看出端倪,又跑去打了一夜牌。
魏端本被捕入獄。司長和劉科長出逃。
范寶華與東方曼麗打得火熱。他的僕人吳媽恨在心裡,根本不把東方曼麗當做女主人,冷嘲熱諷。她找來袁三小 姐,諷勸主人。袁三告訴范寶華:東方曼麗是女拆白,是朱四奶奶的幹將。范寶華不信。袁三隻好坦承:自己當初接近范寶華,也是朱四奶奶的安排。只不過自己和范處出了感情,不忍下手,才使范寶華免了一劫。
范寶華如夢方醒,但仍半信半疑。不料,真正的塌天大禍不期而至了:先是私人銀行經理何育人騙去了他購買黃金債券的款子,作為頭寸,挪用套購。這還是小事。大事是財政部公布:鑒於打擊黃金投機行為,到期後黃金債券一律減半兌現!這樣一來,范寶華和其他所有做黃金髮財夢的人都會大輸特輸。等於他們白賠了半年的高利,兩手空空!
全傻了。無論是小門小戶的李步祥,還是大進大出的范寶華,包括張著血盆大口、穩操勝券的朱四奶奶,都陷於萬劫不復之中。財政部坐莊,擺下了最大的賭場,和他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田佩芝跑到朱四奶奶家,尋找新機會。不料這裡已是最後的晚餐。銀行經理自殺。范寶華不知所終。就在這個時候,卻傳來了抗戰勝利的特大喜訊......
魏端本出獄後,在農村找到了兩個無依無靠的兒女。他仍想喚回孩子們的母親,教兩個孩子唱“媽媽歌”,到街頭賣唱。田佩芝雖也聽到,但她已無法自拔,只得倉皇遁去。
吳媽挺身而出,擋住債主們,掩護范寶華脫身。范寶華席捲最後的財產債券,出逃郊外。田佩芝假意和他重溫舊夢,偷走了他的債券。不料黃雀在後──同樣被田佩芝偷過騙過的洪五爺劫下了那筆債券,使田佩芝白忙了一場。她萬般無奈,只好再去投奔朱四奶奶。不想,東方曼麗倉皇告訴她:四奶奶也自殺了!......
抗戰勝利,重慶的下江人忙於復員,飛機、輪船一票難求。淪為乞丐的魏端本當然更不做此妄想。誰知,千辛萬苦、萬里尋夫的原配妻子王玉蘭已來到重慶,她把兩個孩子緊緊抱在自己懷裡。孩子們激動地喊出“媽媽”......
重慶上空的濃霧漸漸消散,嘉陵江無言流淌,帶走了多少人紙醉金迷的發財夢,一去不返......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 演員 備註
田佩芝 陳好 ----
魏端本 邵峰 ----
范寶華 于和偉 ----
袁園 羅海瓊 ----
曼麗 胡可 ----
宋玉生 於濱 ----
朱四奶奶 何賽飛 ----
石泰安 霍青 ----
錢先生 許文廣 ----
李步禪 張新華 ----
洪五爺 袁苑 ----
劉科長 鄭玉 ----
女軍官 李依曉 ----
胡太太 徐翠翠 ----
張太太 劉圓圓 ----
牛司令 曹宇宙 ----
陶伯笙 李躍民 ----
陶太太 田玲 ----

職員表

原 著:張恨水
出品人:仝敬明 張曉武
導演:高希希
編劇:楊曉雄王宛平

人物介紹

(圖)《紙醉金迷》《紙醉金迷 》

1,田佩芝 女。二十六歲,雖然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卻天生麗質,喜好時尚,常被人誤會 “待字閨中”,稱她為田小 姐──這當然比“魏太太”要順耳得多了。她出身小家碧玉,湘女多情。七年前 逃難途中,搭上魏端本押送的公車,把後者當成依靠,投入懷抱。後來知道丈夫在敵占區尚有前妻,後悔不迭。吵吵鬧 鬧成了家常便飯。連親生孩子也不管不顧了。在大後方重慶百無聊賴的日子裡,她迷上了“梭哈”,逢賭必 到,卻又逢賭必輸。輸紅了眼什麼錢都敢“借”來下場。不僅動用了丈夫的公款,而且又把手伸向范寶華的 錢櫃。從此越陷於深,不可收拾。終於成了朱四奶奶美女陣的獵物兼香餌。她賭的是自己的一生,還搭上了 家庭、兒女。敗得好慘。

2,魏端本 男,三十二歲。田佩芝的丈夫,小公務員。下江人。當初隨部里撤 退到大後方,把結髮之妻拋在淪陷區。居然又娶了“抗戰夫人”田佩芝。雖然有平價米可吃,但日子極為窘 迫。在機關里他是最底層的小人物。除了可憐的工薪,別無收入。卻要養活一妻和兩個子女。他善良勤懇,為人忠 厚。但他心裡虧著嬌妻──田佩芝小他六歲,而且他心裡藏著“家有原配”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對田佩芝 一味遷就。甚至夢想發一筆大財,滿足妻子的奢望。他的上司們動用公款買黃金儲蓄,讓他奔走。而一旦東窗事發,他 又成了墊背的,進了牢獄。在人生這個大賭場上,他只小小地賭了一次,就賠了個精光,可以說家破人亡。

3,小涓涓 女,五六歲。魏端本和田佩芝的女兒。她和弟弟小渝兒幾乎得不到母愛。 象個小叫花子飢一頓飽一頓。被田佩芝拋棄後,兩個孩子街頭賣唱,呼喚母親回頭。但他們悽慘的歌聲對於 賭迷心竅的田佩芝說來,是那么蒼白無力....

魏端本魏端本

4,楊嫂 女,四十多歲。四川本地人。在魏端本家幫傭。自己的兒子被抓了壯丁前方打 仗,生死不知。她善良勤勞,卻攤上了田佩芝這樣不管不顧的主人,只有自己替自己打打小算盤了。

5,王玉蘭 女,三十五歲。魏端本的原配。當初是憑父母之命,“女大三抱金磚”。 魏端本一直耿耿於懷。淪陷後陷於敵占區,與丈夫失散八年。一路討飯找到重慶,卻發現丈夫和兩個孩子淪 落街頭。 她把母愛施給了小涓涓姐弟。

6,范寶華男,三十五六歲。投機商人,長袖善舞,頗有些實力。有了自己的公司、寫字間,與銀行也說得上話。算是個成功人士了。他好賭,不僅是賭桌上玩玩“梭哈”,更是在黃金市場上豪賭:調動大筆資金滾雪球似地套進黃金儲備券,準備半年之後大發一筆。他的毛病是“寡人有疾”。先是和袁三小 姐同居散夥,後來又垂涎田佩芝。他利用田佩芝的貪婪,略施小技,果然得手。然而,“久賭無勝家”,他的如意算盤打得再精,也精不過最大的莊家——政府。最後只好敗走麥城,卻又被田佩芝偷個精光,雪上加霜。
7,李步祥男,五十來歲。游擊商人。本小利薄,小打小鬧。只能替范寶華跑跑腿,分些余涎,養家餬口。他最大的優點是從不好賭。信守“想不輸錢只有一個辦法,就是乾脆不賭”。
8,袁園,女,二十七歲。交際花,長相標緻大方,聰明,也是范寶華第一個同居女朋友。也是范寶華唯一真心愛過女人。曾是朱四奶奶麾下的“娘子軍”。她風流卻不失善良,內心純潔,分手後也對范寶華尚有舊情。在他最困難的時候施以援手。可謂風塵俠女。最後參軍抗日,壯烈犧牲。但擁有了范寶華的愛,一生無悔。
9,吳嫂女,三十七八歲。范寶華的忠實老僕,可以當主人一小半的家。四川人,心直口快,大膽潑辣。她對主人絕對忠心,但對他的“女友”則橫眉立目——她看得清楚,她們都是沖范寶華的錢來了,哪有一點點真心?

東方曼麗 東方曼麗

10,朱四奶奶女,三十三歲。重慶交際場上的名人。一代風流,八面玲瓏;翻雲覆雨,手眼通天。是某家豪門巨室的少奶奶,卻又不安於室。她在自己的豪宅里設賭待客,手下又有一批精心調教出來的“紅粉兵團”。竟使許多“成功人士”把她的銷金窟當成了溫柔鄉。范寶華是她的常客,而田佩芝則成了她的“部下”。套購黃金儲備券,她訊息靈通,資金雄厚,借雞生蛋,斬獲最豐。然而機關算盡,卻沒有算出抗戰勝利。日本投降,重慶的房地產一落千丈,她的一切努力都成泡影。她在絕望中飲彈自殺。
11,東方曼麗女,二十五歲。朱四奶奶手下的交際花,也是她的“老夥計”,常以美人計敲詐有錢人。她是最後一個傍上范寶華的女人。
12,宋玉生男,二十八歲。朱四奶奶的“小弟”,唱青衣的票友,寄生一族。也可以算是朱四奶奶的“娘子軍”一員。

幕後花絮

1、在拍攝羅海瓊飾演的袁園在前線冒著槍林彈雨營救傷員一戲時,為了拍出最真實的戰爭和轟炸場面,劇組特意從八一電影製片廠請來國內最專業的煙火團隊,將這十幾場戲拍出了專業水準。
2、陳好為了拍攝該劇除自掏腰包10餘萬元幾次飛上海訂做旗袍,更是不計形象出演,暴飲暴食為角色增肥10幾斤。

幕後製作

創作背景

該劇改編自張恨水所著的同名小說《紙醉金迷》。

投資出品

該劇出品方投入了兩千多萬元的大手筆,在置景、服裝、美工等方面的投入也相當驚人的,為了重現當年朝天門碼頭昔日的繁華,出品方斥資近百萬在重慶江津重建了一個朝天門碼頭,光這個場景,施工的工人們馬不停蹄地搭建了一個月才完成。此外,出品方還幾經周折從重慶租來兩條大客輪,隨時停泊在“朝天門碼頭”,以備拍攝之用。出品方還在江津包下了兩條街道,並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對街道進行全面改建,讓它變成了上世紀四十年代的模樣。為了重現當年長沙大火的慘烈景象,劇組更是耗費巨資按照當年長沙城的原貌搭建出了一條規模極大的街道,並動用了近千名民眾演員參加拍攝。為了拍出最佳效果,劇組更是破天荒地動用了六台攝影機,從六個角度同時進行拍攝,就這樣才造就了第一集中氣勢驚人的長沙全城大火一幕,場面極為逼真且壯觀,達到震撼的效果。

播出信息

2008年11月22日 上海電視台電視劇頻道 首播
2010年4月6日 上海、四川、安徽、山東四大衛視 全國首播

劇情分析

(圖)《紙醉金迷》《紙醉金迷 》

電視劇《紙醉金迷》,這不僅是一部教育人不要走進拜金主義的電視 劇,還掀開了令人迴腸盪氣的歷史微瀾。

1、淪落,是女人放棄選擇的可悲結局

女主角田佩芝本來是個單純善良的女中學生,後來卻淪落為極端虛榮的交際花,最終葬送了自己和家 人的幸福。她的命運除了與當時的社會大環境有關,也與她個人愛慕虛榮、缺乏內省的性格弱點有關。

她的虛榮心首先來源於她一開始的弱小,單純中潛藏著無知,善良中潛伏著恐懼,忍氣吞聲中不乏膨脹的 貪婪和心計,直到她一步步機關算盡,聰明反被聰明誤。不擇手段鑄成的大錯還要用無辜和可憐來遮掩,讓 人對她又可憐又可恨。

這個人物是具有警世性的,因為她從來沒有學會反思。每個人的人生都有很多可能,在岔路口向左還是向 右,往往決定一生的命運。但是田佩芝從來沒有認識到自己也在選擇,而是仿佛“被迫”進 入了一種命運。放棄了選擇的責任,是她的人生被利用、被毒化、越來越刺眼的根源。

2、蛻變,與軟弱、缺乏自控力有關

范寶華本來是一名抗日軍官,轉移到陪都後蛻變成不法商人。一方面,他利用女人又被女人利用,不擇手段的發 國難財;另一方面,他也豪俠仗義,愛財不貪財。那么,他蛻變的線索是什麼?

這首先是因為他的不法行為有經濟上、心理上的雙重獲益。心理學中有一條規律,就是如果 一個人無論如何不能拋棄某種惡習,那么他一定在這種惡習中有所獲益。范寶華在陪都的生存方式,既滿足 了他的經濟 利益,又使他天性中的“痞子”一面可以正當合理的展現。

(圖)《紙醉金迷》《紙醉金迷》

他倒黃金、賄銀行、嫖美女、賭政策,前方 吃緊,後方緊吃,這樣的生活雖然也令他偶爾良心不安,但他無法放棄,因為這樣的寄生蟲生活方式使 他不用廢除自己的惡習,不用意識到自己這個強大的“爺們”面對內心時的軟弱和缺乏自製。

范寶華雖然有可恨的一面,但他還有仗義和挺身而出的另一面。他為了幫魏端本和田佩芝一家,曾經多次 免去田佩芝的債務;他也會為了幫助窮苦的好人而自解腰包。他對袁圓的愛,更是反映出他未泯的人性和對 於追求意義的女性的尊重。他也會在袁圓面前自感渺小,但是他就是不能像袁圓那樣,邁出走向新生活的關 鍵一步,這與他的軟弱和缺乏自控力有關,也與當時他所處的社會階層有關。

3、從冷艷到犧牲的自我救贖

袁圓是劇中塑造的精神力量和希望所在。袁圓性格獨立、有心計、大氣、堅定,不得以下水,但她身在曹 營心在漢,一直想過有意義、有尊嚴、有價值的生活。後來她投奔革命,上戰場救護 傷員,最終壯烈犧牲,展現了一個重情重義的女子一步步完成自我救贖的過程。她的靈魂最終沒有隕滅而是升華, 是因為她沒有重複田佩芝和范寶華等人的性格弱點,而是一直在追求淨化自己的靈魂。她把意義賦予了自己 也曾經空虛的生命,這使她的人生如春花般絢爛。過去的故事一去不返,只有嘉陵江滾滾向前,它會帶走多 少故事讓 後人評說呢?當我們今天坐在舒適的房間裡,沉浸在過去歷史的微光中,也許可以停下來聽一聽,這個故事 是否帶給了我們什麼。

音樂原聲

主題曲:《夜初上》

獲獎記錄

年份 獎項 獲獎人
2009年 第四屆韓國首爾國際電視節最高獎項評審團特別獎 陳好 [8]
第二屆影視盛典演技突破獎 陳好
南方盛典年度影視頒獎禮最佳導演 高希希
第四屆韓國首爾國際電視最佳長篇電視劇提名 《紙醉金迷》 
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佳男演員提名 于和偉 [9]
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佳導演提名 高希希

評價

(圖)《紙醉金迷》《紙醉金迷》

高希希執導的《紙醉金迷》給人以驚喜,那些在原著中讓人昏昏沉沉、壓抑不已的角色都被抹上了一縷或 雅或俗的濃烈色彩。

田佩芝在原著中有的只是愛慕虛榮且毫無理想的軀殼,但電視劇給了她複雜的元素:她在高中時期便是高材生,有追求、有野心;東方曼麗在小說中是一個素描式的人物,沒有前史,沒有任何心理線索,但在劇中卻多了一股狠勁兒;朱四奶奶在原著里是一個概念化的人物,她只是一個利用年輕女人招攬生意的老鴇,但在劇中,她有強烈的愛恨情仇,那句“這個世界把我變成一個娼妓,我就要把整個世界變成一 個大妓院!”也成了經典台詞

田佩芝很愛錢,心底裝著個小算盤,她想通過自己的小聰明讓生活過的更好,讓孩子們有新衣服穿。而她的丈夫 只是希望日子平淡,一家人平安就好。如一對同巢的鳥,一個想飛翔,另一個則安於現狀。誰都不願意順從 誰,只堅持自己的想法。那只有分開。是悲哀的宿命,還是生活在作祟。

最感動的情節是田佩芝的女兒小娟娟在街頭唱著爸爸編的歌謠,意圖喚回離家的媽媽:“我的媽媽是個好 媽媽,年紀不算大,漂亮象朵花。爸爸沒有錢,養活不了她……”

(圖)《紙醉金迷》《紙醉金迷》

喜歡劇中於和偉飾演的范寶華,一個風流倜儻亦正亦邪的男人。他倒買倒賣,是個投機商人。他情感豐富 ,與重慶商要界的三名交際花袁園、東方曼麗、田佩芝都有過一段含著金錢交易的感情糾纏。

這是一部夾雜金錢的悲情片,悲劇與災難全由一場黃金債券風波引起,商人和各個政界要物都想從中謀利,暴發 國難財。害了多少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一場盛宴曲終人散,瘋的瘋,死的死。只剩下破敗而寂廖的街道,依舊擺著原本的姿態。回頭望望,歷 歷在目,又恍若隔世。

相比起原著的不慍不火,改編後的劇情少了一分無奈,多了一分無情,結尾處情感更如火山噴發,不少情 節讓人潸然淚下:窮困潦倒的魏端本在街上支起了煙攤,田佩芝明白丈夫對自己的愛後撞向了汽車……這一 切都頗像《紅樓夢》的結局,“落得個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該劇一經播出鮮有批評聲,對改編作品甚為挑剔的張恨水之子張伍也對電視劇 褒揚有加,看來這部電視劇被譽為“張恨水改編最成功之作”是名副其實的。

(圖)《紙醉金迷》《紙醉金迷》

由高希希執導、陳好主演的電視劇 《紙醉金迷》即將於本月殺青,劇中陳好扮演了“交際花”田佩芝。 陳好坦言,要在劇中扮演兩個孩子的母親是最難的地方。

《紙醉金迷》改編自張恨水的同名作品,陳好在劇中扮演女主角田佩芝,從一個女大學生淪落為一個 交際花。陳好表示,這個人物最吸引她的就是在兩種身份轉化之間的無奈,“田佩芝這個人物其實初期和現 在的女孩子都很像,是大學生,有理想、有抱負。但是命運的捉弄讓她最後墮落了,淪為了一個交際花。其實是一種 很無奈的境遇,可以說是當時歷史大環境造就了這個悲劇和這個悲劇人物。”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