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來兮辭

歸去來兮辭

《歸去來兮辭》是晉宋之際文學家陶淵明創作的抒情小賦,也是一篇脫離仕途回歸田園的宣言。這篇文章作於作者辭官之初,敘述了他辭官歸隱後的生活情趣和內心感受,表現了作者對官場的認識以及對人生的思索,表達了他潔身自好、不同流合污的精神情操。作品通過描寫具體的景物和活動,創造出一種寧靜恬適、樂天自然的意境,寄託了他的生活理想。其在文體上屬於辭賦,但語言淺顯,辭意暢達,匠心獨運而又通脫自然,感情真摯,意境深遠,有很強的感染力。其結構安排嚴謹周密。散體序文重在敘述,韻文辭賦則全力抒情,二者各司其職,成雙美之勢。歐陽修說:晉無文章,惟陶淵明《歸去來兮辭》一篇而已。

基本信息

作品原文

歸去來兮辭歸去來兮辭
歸去來兮辭(並序)

1.耕植不足以自給:耕: 耕田。植: 植桑。以:來。給:供給。
2.幼稚盈室,缾無儲粟:幼稚:指孩童。盈:滿。缾:同”瓶“:指盛米用的陶製容器、如甏(bèng)、瓮之類。
3.生生所資,未見其術:生生:猶言維持生計。前一“生”字為動詞,後一“生”字為名詞。資:憑藉。術:這裡指經營生計的本領。
4.長吏:較高職位的縣吏。指小官。
5.脫然:輕快的樣子。有懷:有所思念(指有了做官的念頭)。
6.靡途:沒有門路。
7.會有四方之事:剛巧碰上有出使到外地去的事情。會:適逢。四方:意為到各處去
8.諸侯:指 州郡長官
9.家叔:指 陶夔(kuí),當時任太常卿。以:因為。
10.見:被。
11.風波:指軍閥混戰。靜:平。
12.憚:害怕。役: 服役
13.彭澤:縣名。在今江西省湖口縣東。
14.眷然:依戀的樣子。歸歟(yú)之情:回去的心情。
15.何:什麼。則:道理。
16.質性:本性。 矯厲:造作勉強。
17.切:迫切。違己:違反自己本心。交病:指思想上遭受痛苦。
18.嘗:曾經。從人事:從事於仕途中的人事交往。指 做官
19.口腹自役:為了滿足口腹的需要而驅使自己。
20.悵然:失意。
21.猶:仍然。望:期待。一稔(rěn): 公田收穫一次。稔,穀物成熟。
22.斂裳:收拾行裝。宵:星夜。逝:離去。
23.尋:不久。程氏妹:嫁給程家的妹妹。 武昌:今湖北省 鄂城縣
24.情:弔喪的心情。在:像。駿奔:急著前去奔喪。
25.仲秋:農曆八月。
26.事:辭官。順:順遂。心:心愿。
27.乙巳歲:晉安帝義熙元年。 正文注釋  1.歸去來兮:意思是“回去吧”。來,助詞,無義。兮,語氣詞。
2.田園將蕪胡不歸:田園將要荒蕪了,為什麼不回去?胡,同“何”。
3.以心為形役:讓心神為形體所役使。意思是本心不願出仕,但為了免於饑寒,違背本意做了官。心,意願。形,形體,指身體。役,奴役。
4.奚惆悵而獨悲:為什麼悲愁失意。惆悵,失意的樣子。
5.悟已往之不諫:覺悟到過去做錯了的事(指出仕)已經不能改正。諫,諫止,勸止。
6.知來者之可追:知道未來的事(指歸隱)還可以挽救。追,挽救,補救。
7.實:確實。迷途:做官。其:大概。
8.是:正確。非:錯誤。
9.舟遙遙以輕颺(yáng):船在水面上輕輕地飄蕩著前進。遙遙,搖擺不定的樣子。以,而。颺,飛揚,形容船行駛輕快的樣子。
10.征夫:行人而非徵兵之人。以:把。後文中:“農人告余以春及”也是這樣的。前:前面的。
11.恨晨光之熹微:遺憾的是天剛剛放亮。恨:遺憾。熹微,微明,天未大亮。
12.乃瞻衡宇,載欣載奔:看見自己家的房子,心中欣喜,奔跑過去。瞻,遠望。衡宇,簡陋的房子。
13.稚子:幼兒。
14.三徑就荒,松菊猶存:院子裡的小路快要荒蕪了,松菊還長在那裡。三徑,院中小路。漢朝蔣詡(xǔ)隱居之後,在院裡竹下開闢三徑,只於少數友人來往。後人以“三徑”代指隱士所居。就,近於。
15.盈樽:滿杯。
16.引:拿來。(shāng)。眄(miǎn)庭柯以怡顏:看看院子裡的樹木,覺得很愉快。眄,斜看。這裡是“隨便看看”的意思。柯,樹枝。以:為了。怡顏,使面容現出愉快神色。
17.寄傲:寄託傲然自得的心情。傲,指傲世。
18.審容膝之易安:覺得住在簡陋的小屋裡也非常舒服。審,覺察。容膝,只能容下雙膝的小屋,極言其狹小。
19.園日涉以成趣:天天到園裡行走,自成一種樂趣。涉,涉足,走到。
20.策扶老以流憩(qì):拄著拐杖出去走走,隨時隨地休息。策,拄著。扶老,手杖。憩,休息。流憩,游息,就是沒有固定的地方,到處走走歇歇。
21.時矯首而遐觀:時時抬起頭向遠處望望。矯,舉。遐,遠。
22.雲無心以出岫(xiù):雲氣自然而然地從山裡冒出。無心,無意地。岫,有洞穴的山,這裡泛指山峰。
23.景翳(yì)翳以將入:陽光黯淡,太陽快落下去了。景,日光。翳翳,陰暗的樣子。
24.扶孤松而盤桓:手扶孤松徘徊。盤桓盤鏇,徘徊,留戀不去。
25.請息交以絕游:息交,停止與人交往斷絕交遊。意思是不再同官場有任何瓜葛。
26.世與我而相違,復駕言兮焉求:世事與我所想的相違背,還能努力探求什麼呢?駕,駕車,這裡指駕車出遊去追求想要的東西。言,助詞。
27.情話:知心話。
28.春及:春天到了。
29.將有事於西疇:西邊田野里要開始耕種了。有事,指耕種之事。事,這裡指農事。疇,田地。
30.或命巾車:有時叫上一輛有帷的小車。巾車,有車帷的小車。或,有時。
31.或棹(zhào)孤舟:有時劃一艘小船。棹,本義船槳。這裡名詞做動詞,意為划槳。
32.既窈窕以尋壑:經過幽深曲折的山谷。窈窕,幽深曲折的樣子。壑,山溝
33.亦崎嶇而經丘:走過高低不平的山路。
34.木欣欣以向榮:草木茂盛。欣欣,向榮,都是草木滋長茂盛的意思。
35.涓涓:水流細微的樣子。
36.善萬物之得時,感吾生之行休:羨慕自然界萬物一到春天便及時生長茂盛,感嘆自己的一生行將結束。善,歡喜,羨慕。行休,行將結束。
37.已矣乎:算了吧!助詞“矣”與“乎”連用,加強感嘆語氣。
38.寓形宇內復幾時,曷(hé)不委心任去留:活在世上能有多久,何不順從自己的心愿,管它什麼生與死呢?寓形,寄生。宇內,天地之間。曷,何。委心,隨心所欲。去留,指生死。
39.胡為乎遑遑欲何之:為什麼心神不定,想到哪裡去呢?遑遑,不安的樣子。之,往。
40.帝鄉不可期:仙境到不了。帝鄉,仙鄉,神仙居住的地方。期,希望,企及。
41.懷良辰以孤往:愛惜美好的時光,獨自外出。懷,留戀、愛惜。良辰,指上文所說萬物得時的春天。孤獨,獨自外出。
42.或植杖而耘耔:有時扶著拐杖除草培苗。植,立,扶著。耘,除草。耘,除草。籽,培苗。
43.登東皋(gāo)以舒嘯:登上東面的高地放聲長嘯,皋,高地。嘯,撮口發出的長而清越的一種聲音。舒,放。
44.聊乘化以歸盡:姑且順其自然走完生命的路程。聊:姑且。乘化,隨順大自然的運轉變化。歸盡:到死。盡,指死亡。
45.樂夫天命復奚疑:樂安天命,還有什麼可疑慮的呢?復:還有。疑:疑慮。

白話譯文

序文
我家貧窮,耕田植桑不足以供自己生活。孩子很多,米缸里沒有剩餘的糧食,賴以維持生計的本領我還沒有找到。親友大都勸我去做官,我心裡也有這個念頭,可是求官缺少門路。正趕上出使到外地的事情,地方大吏以愛惜人才為美德,叔父也因為我家境貧苦(替我設法),我就被委任到小縣做官。那時社會上動盪不安,心裡懼怕到遠處當官。彭澤縣離家一百里,公田收穫的糧食,足夠造酒飲用,所以就請求去那裡。等到過了一些日子,便產生了留戀故園的懷鄉感情。那是為什麼?本性任其自然,這是勉強不得的;饑寒雖是急需解決的問題,但是違背本意去做官,身心都感痛苦。過去為官做事,都是為了吃飯而役使自己。於是惆悵感慨,心情激動不平,深深有愧於平生的志願。仍然希望看到這一茬莊稼成熟,便收拾行裝連夜離去。不久,嫁到程家的妹妹在武昌去世,去弔喪的心情像駿馬賓士一樣急迫,自己請求免去官職。自立秋第二個月到冬天,在職共80多天。因辭官而順遂了心愿,寫了一篇文章,題目叫《歸去來兮》。乙巳年(晉安帝義熙元年)十一月。
正文
陶淵明陶淵明
回去吧,田園快要荒蕪了,為什麼還不回!既然自認為心志被形體所役使,又為什麼惆悵而獨自傷悲?認識到過去的錯誤已不可挽救,知道了未來的事情尚可追回。實在是誤入迷途還不算太遠,已經覺悟到今天“是”而昨天“非”。歸舟輕快地飄蕩前進,微風徐徐地吹動著上衣。向行人打聽前面的道路,恨晨光還是這樣微弱迷離。
望見家鄉的陋屋,我高興得往前直奔。童僕歡喜地前來迎接,幼兒迎候在家門。 庭院小路雖將荒蕪,卻喜園中松菊還存。我拉著幼兒走進內室,屋裡擺著盛滿酒的酒樽。拿過酒壺酒杯來自斟自飲,看著庭院裡的樹枝真使我開顏。靠著南窗寄託著我的傲世情懷,覺得身居陋室反而容易心安。天天在園子裡散步自成樂趣,儘管設有園門卻常常閉關。拄著手杖或漫步或悠閒地隨處休息,不時地抬起頭來向遠處看看。雲煙自然而然地從山洞飄出,鳥兒飛倦了也知道回還。日光漸暗太陽將快要下山,我撫摸著孤松而流連忘返。
回去吧,我要斷絕與外人的交遊。既然世俗與我乖違相悖,我還駕車出遊有什麼可求?親戚間說說知心話兒叫人心情歡悅,撫琴讀書可藉以解悶 消愁。農人們告訴我春天已經來臨,我將要到西邊去耕耘田畝。有的人駕著篷布小車,有的人劃著名一葉小舟。時而沿著婉蜒的溪水進入山谷,時而循著崎嶇的小路走過山丘。樹木長得欣欣向榮,泉水開始涓涓奔流。我羨慕物得逢天時,感嘆自己的一生行將罷休。
算了吧!寄身於天地間還有多少時日!何不放下心來聽憑生死?為什麼還要遑遑不安想去哪裡?企求富貴不是我的心愿,尋覓仙境不可期冀。只盼好天氣我獨自外出,或者將手杖插在田邊去除草培苗。登上東邊的高崗放聲長嘯,面對清清的流水吟誦詩篇。姑且隨著大自然的變化走向生命的盡頭, 樂天安命還有什麼值得懷疑!

文學鑑賞

歸去來兮辭 (東晉 陶淵明) 歸去來兮辭 (東晉 陶淵明)
讀《歸去來兮辭》,並不能給人一種輕鬆感,因為在詩人看似逍遙的背後是一種憂愁和無奈。陶淵明本質上不是一個只喜歡遊山玩水而不關心時事的純 隱士,雖然他說“性本愛丘山”,但他的骨子裡是想有益於社會的。魯迅先生在談到陶淵明時說:“就是詩,除論客所佩服的‘悠然見南山’之外,也還有‘精衛銜微木,將以填滄海,刑天舞乾戚,猛志固常在’之類的‘金則怒目’式,在證明著他並非整天整夜的飄飄然。”(《 題未定草》)透過“請息交以絕游”、“世與我而相違”這些憤激之語,我們感到了沉重。
《歸去來兮辭》的寫景是實寫還是虛寫? 錢鍾書先生說:“《序》稱《辭》作於十一月,尚在仲冬;倘為追述、直錄,豈有‘木欣欣以向榮’,‘善萬物之得時’等物色?亦豈有‘農人告余以春及,將有事於西疇’、‘或植杖以耘耔’等人事?其為未歸前之想像,不言而可喻矣。”(參見錢鍾書《 管錐編》1225~1226,中華書局,1979)如此說來,本文第一大寫作特色就是想像。作者寫的不是眼前之景,而是想像之景,心中之景。那么,寫心中之景與眼前之景有什麼不同嗎?眼前之景,為目之所見,先有其景後有其文,文景相符,重在寫真;心中之景,為創造之景,隨心之所好,隨情之所至,心到景到,未必有其景,有其景則未必符其實,抒情表意而已。
本文語言十分精美。詩句以六字句為主,間以三字句、四字句、七字句和八字句,朗朗上口,韻律悠揚。句中趁以“之”、“以”、“而”等字,舒緩雅致。有時用 疊音詞,音樂感很強。如“舟遙遙以輕颺,風飄飄而吹衣”、“木欣欣以向榮,泉涓涓而始流”。多用對偶句,或正對,或反對,都恰到好處。描寫和 抒情、議論相結合,時而寫景,時而抒情,時而議論,有景,有情,有理,有趣。
語文人生,最後說明一點,就是陶淵明雖然歸隱田園,且不論他這種做法是積極還是消極,但他畢竟不同於勞動人民。他寫《 歸園田居》也罷,寫《歸去來兮辭》也罷,實際上是那個時代的一種現象,歸隱田園的也並非他一人。然而他的歸隱造就了一個文學家,形成了一種文學風格,在中國文學史上熠熠生輝,光照千秋。歐陽修說:“晉無文章,惟陶淵明《歸去來兮辭》一篇而已。”此話雖過,但可以見出它在文學史中的地位。

創作背景

陶淵明·歸去來兮辭 陶淵明·歸去來兮辭
東晉安帝義熙元年(405), 陶淵明棄官歸田,作《歸去來兮辭》。陶淵明從29歲起開始出仕,任官十三年,一直厭惡 官場,嚮往田園。他在義熙元年41歲時,最後一次出仕,做了八十多天的彭澤令即辭官回家。以後再也沒有出來做官。據《 宋書.陶潛傳》和蕭統《 陶淵明傳》雲,陶淵明歸隱是出於對腐朽現實的不滿。當時郡里一位督郵來彭澤巡視,官員要他束帶迎接以示敬意。他氣憤地說:“我不願為五斗米折腰向鄉里小兒!”即日掛冠去職,並賦《歸去來兮辭》,以明心志。
陶淵明從晉孝武帝太元十八年(393)起為州祭酒,到義熙元年作彭澤令,十三年中,他曾經幾次出仕,幾次歸隱。淵明有過政治抱負,但是當時的政治社會已極為黑暗。晉安帝元興二年(403), 軍閥桓玄篡晉,自稱楚帝。元興三年,另一個軍閥劉裕起兵討桓,打進東晉都城建康(今江蘇 南京)。至義熙元年,劉裕完全操縱了東晉王朝的軍政大權。這時距桓玄篡晉,不過十五年。伴隨著這些篡奪而來的,是數不清的屠殺異己和不義戰爭。陶淵明天性酷愛自由,而當時官場風氣又極為腐敗,諂上驕下,胡作非為,廉恥掃地。一個正直的士人,在當時的政治社會中決無立足之地,更談不上實現理想抱負。陶淵明經過十三年的曲折,終於徹底認清了這一點。陶淵明品格與政治社會之間的根本對立,注定了他最終的抉擇——歸隱。

作品鑑賞

文學賞析

歸去來兮辭 歸去來兮辭
這篇辭體抒情詩,不僅是淵明一生轉折點的標誌,亦是 中國文學史上表現歸隱意識的創作之高峰。全文描述了作者在回鄉路上和到家後的情形,並構想日後的隱居生活,從而表達了作者對當時官場的厭惡和對農村生活的嚮往。另一方面,也流露出詩人的一種“樂天知命”的 消極思想
辭前有序,是一篇優秀的小品文。從“余家貧”到“故便求之”這上半幅,略述自己因家貧而出仕的曲折經歷。其中“親故多勸余為長吏,脫然有懷”,及“彭澤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為酒,故便求之”,寫出過去出仕時一度真實有過的欣然嚮往,足見詩人天性之坦誠。從“及少日”到“乙巳歲十一月也”這後半幅,寫出自己決意棄官歸田的原因。“質性自然,非矯厲所得”,是棄官的根本原因。幾經出仕,詩人深知為“口腹自役”而出仕,即是喪失自我,“深愧平生之志”。因此,“飢凍雖切”,也決不願再“違己交病”。語言雖然和婉,意志卻是堅如金石,義無反顧。至於因妹喪而“自免去職”,只是一表面原因。序是對前半生道路的省思。辭則是淵明在脫離官場之際,對新生活的想像和嚮往。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起二句無異對自己的當頭棒喝,正表現人生之大徹大悟。在詩人的深層意識中,田園,是人類生命的根,自由生活的象徵。 田園將蕪,意味著根的失落,自由的失落。歸去來兮,是田園的召喚。也是詩人本性的召喚。“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是說自己使心為身所驅役,既然自作自受,那又何必悵惘而獨自悲戚呢。過去的讓它過去就是了。詩人的人生態度是堅實的。“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過去不可挽回,未來則可把握,出仕已錯,歸隱未晚。這一“悟”、一“知”、一“覺”,顯示著詩人把握了自己,獲得了新生。“舟遙遙以輕颺,風飄飄而吹衣。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此四句寫詩人想像取道水陸,日夜兼程歸去時的滿心喜悅。舟之輕颺,風之吹衣,見得棄官之如釋重負。晨光熹微,恨不見路,則見出還家之歸心似箭。這是出了樊籠向自由的奔赴呵。連陸行問道於行人,那小事也真實可喜。
“乃瞻衡宇,載欣載奔。僮僕歡迎,稚子候門。”一望見家門,高興得奔跑,四十一歲的詩人,仍是這樣的天真。僮僕歡喜地相迎,那是因為詩人視之為“人子”而“善遇之”(蕭統《 陶淵明傳》)。孩兒們迎候於門,那是因為爹爹從此與他們在一起。從這番隆重歡迎的安排中,已隱然可見詩人妻子之形象。“其妻翟氏亦能安勤苦,與其同志”(出處同上)。在歡呼雀躍的孩子們的背後,是她怡靜喜悅的微笑。“三徑就荒,松菊猶存。攜幼入室,有酒盈樽。”望見隱居時常踏的小徑已然荒涼,詩人心頭乍然湧上了對誤入仕途的悔意;只是那傲然於荒徑中的松菊,又使詩人欣慰於自己本性的猶存。攜幼入室,見得妻子理家撫幼,能幹賢淑。那有酒盈樽,分明是妻子之一片溫情。多么溫馨的家庭,這是歸隱的保證。“引壺觴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顏。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飲酒開懷,陋室易安,寫出詩人之知足長樂。斜視庭柯,傲倚南窗,則寫詩人之孤介傲岸。

名家評點

北宋文壇領袖 歐陽修說:“兩晉無文章,幸獨有《歸去來兮辭》一篇耳,然其詞義夷曠蕭散,雖托楚聲,而無其尤怨切蹙之病。”

文言知識

陶淵明·歸去來兮辭 陶淵明·歸去來兮辭
詞類活用
(1)使動用法:眄庭柯以怡顏(怡,使……愉快)審容膝之易安(易安,使……和悅安適)(2)名詞用作狀語園日涉以成趣(園,到園中,在園中日,每天)時矯首而遐觀(時,有時)策扶老以流憩(策,拄著)(3)名詞作動詞用樂琴書以消憂(琴,彈琴。書,讀書)或棹孤舟(棹,划船)(4)意動用法樂琴書以消憂(樂,以……為樂)悅親戚之情話(悅,以……為快樂)善萬物之得時(善,以……為善羨慕)(5)動詞作狀語感吾生之行修(行,將要)(6)動詞作名詞生生所資(第二個生,生活)審容膝之易安(容膝,容膝的小屋)(7)形容詞作名詞攜幼入室,有酒盈樽(幼,兒童、小孩子)倚南窗以寄傲(傲,自給自足得心情)
古今異義
(1)於時風波未靜風波古義:指戰亂。今義: 風浪,常用來比喻糾紛或亂子。(2)嘗從人事人事古義:指 做官。今義:常用義,人的離合,境遇,存亡等情況,或關於工作人員的錄用,培養,調配,獎罰等工作。(3)尋程氏妹喪於武昌尋古義:不久。今義:常用義為“尋找”“追尋”等。(4)悅親戚之情話親戚古義:內外親戚,包括父母和兄弟。今義:常用於跟自己家庭有婚姻關係或血統關係的家庭的成員。(5)幼稚盈室幼稚古義:小孩。今義:指不成熟的做法。(6)於是悵然慷慨慷慨古義:感慨。今義:指大方的行為。(7)恨晨光之熹微恨古義: 遺憾。今義:指一種情感,多為“仇恨”之意。(8)將有事於西疇有事古義:指耕種之事。今義:指發生某事。
通假字
乃瞻衡宇(衡,通“橫”)景翳翳以將入(景,通“影”,日光)(實為古今字)曷不委心任去留(曷,通“何”)

作者簡介

陶淵明(365~427),晉宋時期詩人、辭賦家散文家。一名潛,字元亮,私謚靖節。晉宋之際潯陽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人。東晉名臣陶侃曾孫。少貧病,有高尚之志,博學善屬文。晉孝武帝太元末,曾任江州祭酒,因不堪吏職,自免歸。晉安帝隆安中,任荊州刺史桓玄屬吏,以母喪歸。及桓玄篡位,入劉裕(即宋武帝)幕府,任鎮軍參軍,轉江州刺史劉敬宣參軍。又任彭澤令,在官八十餘日,棄官回鄉,退居田園,無復仕進之意。宋文帝時卒,友人私謚曰靖節先生。事跡見《晉書》、《宋書》、《南史》等本傳。其人被稱為“隱逸詩人之宗”,開創了田園詩一體。其詩風質樸、平淡,語言精練而出之以自然,具有較高的藝術成就,從唐代開始受到推崇,甚至被當作是“為詩之根本準則”。傳世作品共有詩125首,文12篇,後人編為《陶淵明集》。

文學分類導航

文學是指以語言文字為工具形象化地反映客觀現實的藝術,包括戲劇、詩歌、小說、散文等,以不同的形式(稱作體裁)表現內心情感和再現一定時期和一定地域的社會生活。文學是社會文化的一種重要表現形式,以不同的形式表現和再現一定時期、一定地域的社會生活。由於出版和教育的進步以及社會的全面發展,已經失去其壟斷地位成為大眾文化的一支。
作家文學獎文學家文學角色
文學史文學流派文學作品文學體裁
文學理論報刊雜誌各國文學文學名著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