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色鸚鵡》

《五色鸚鵡》

圖繪折枝杏花兩枝,枝頭棲五色鸚鵡一隻,用筆細勁工致,設色濃麗,與《蠟梅身禽圖》想類,是一種精巧典雅的風格。因有徽宗趙佶的親筆題詞,歷來繫於徽宗名下,但當代學者普遍認為實出當時畫院職業畫家之手,體現了徽宗時畫院花鳥畫創作的水平。畫幅的右側有趙佶瘦金書詩序並詩,其形式與《祥龍石圖》相近似,有的學者進而推測此作當為《宣和睿覽冊》中之一種。畫上鈐有元文宗「天曆之寶」印,清戴明說、宋犖藏印及清乾隆、嘉慶內府鑑藏印,《石渠寶笈初編》著錄。

名稱

五色鸚鵡
五色鸚鵡五色鸚鵡

類別

字畫

年代


文物原屬

原屬圓明園收藏

文物現狀

1860年“火燒圓明園”後被掠奪並流失海外,現收藏於波士頓美術館

簡介

此畫為宋代摹本宋徽宗《五色鸚鵡》。

作者簡介

宋徽宗(1082~1135)中國北宋皇帝,畫家,書法家。宋神宗十一子,宋哲宗弟。哲宗病死,太后立他為帝,宋朝第八位皇帝(1100~1125年在位),在位25年,國亡被俘受折磨而死,終年54歲,葬於永佑陵(今浙江省紹興縣東南35里處)。

技法介紹
這張畫是一幅重彩,重彩畫畫成濃重是方便的,但畫得很清靈、透明是不容易的。這張畫的顏色設計很調和,技巧上厚薄把握得很好。在墨的底子上用石綠,因石綠為礦物質顏料,畫上容易出現粉氣,但它沒有這種粉氣。(指鸚鵡背部)這一塊很淡很薄,筆法顯得很生動。樹枝的勾線很結實,用筆富有變化。下筆較重,微露釘頭,從上往下勾,如果筆法一樣是很死板的,但太不相類又不能成為貫通的一枝,而此畫樹桿中的釘子頭有些明顯,有些不明顯,很隨意,有一種自然變化之妙在其中,這是功力問題。這樣細的線條要畫得杏花桿子有很堅實的感覺,一定要有筆力,現在有一些工筆畫,用筆沒有力量,基本功不夠。而此畫有些地方比較朦朧輕鬆,有些地方堅實有力,有強烈的對比效果。有人說筆法不好的話,近看不好,顧坤伯先生教山水,有學生問他筆墨如何,顧先生說筆法不好的話遠看近看都有問題,遠看只是不清楚,但總的精神上感覺是不一樣的。《五色鸚鵡圖》是一張重彩。筆法是一個基本的東西,主要是墨底子好。如果有好的石綠,我們細細地畫,雖然不能達到他這個水平,大效果還是能夠達到的,但要畫出他這種色彩的效果,恐怕現在的人達不到,他的基本功不是一下子能使出來的。

《宋人畫冊》上《碧桃花》這一張樹桿子沒有多少變化,筆法與這一張不一樣,粗細上下差不多,桿子很少,但有力量。桃花大一些,線條比較粗一些,對比效果能顯出來,主要也是靠筆力。馬遠畫的白的月季花是一張方的冊頁,他的線是比較細的,如線條稍畫粗一些的話,桿子就成黑的了,你看他畫得多少有力量,很硬的桿子才能把花撐得住,這種境界全靠功力深、筆法高超才能達到的。這張《五色鸚鵡圖》顏色只有這么一點,整個是冷調子,對比色只有頭上這一點,多了這一塊(指圖章的紅色)為什麼不好呢,整個顏色拉平了,成了大紅大綠了,所以這個圖章(指以後蓋上的御印)起了破壞作用。杏花,純白的杏花是沒有,有點粉紅,但他沒有強調這個顏色,畫白一點與畫面的綠色比較協調,看來杏花畫白一點,在回面上產生了很好的效果,這張畫在表現技巧上很高,不論宋徽宗的早期作品也好,晚期作品也好,這幅《五色鸚鵡圖》是比較高的。

芙蓉錦雞圖》比較大,但沒有這一張精彩,比較放。大的畫當然章法複雜得多,《芙蓉錦雞圖》處理得還不是太舒服,而《五色鸚鵡圖》就沒有這個問題。《芙蓉錦雞圖》中蝴蝶畫得比較滿。整個宋代,蝴蝶幾乎沒有人畫得很好,還是後來的齊白石畫得好。宋人蝴蝶畫得比較板,相比之下,這幅《五色鸚鵡圖》在宋徽宗的作品中是數一數二的代表作。經典性不是一段時間趕趕時髦就過時的,從我讀書時看到這張畫好,很想學,到現在看看還是好,看了這張畫很想畫畫。這次上海的國寶展中,真正是經典的沒有幾張,其中沒有此幅畫。《枇杷小鳥》《芙蓉錦雞圖》《荷花團扇》《小鳥荷葉》等這些好的東西都沒有。

盤點流失在國外的稀世珍寶

圓明園罹難150周年之際,流失在外的上百萬件珍稀文物再次牽動人心。然而,中國文物流失海外的數量究竟有多少?這恐怕是一個誰也無法準確回答的問題。但可以確定的是,那是一個極其龐大的數字,大得足以讓國人心驚肉跳,大得足以讓世人瞠目結舌。而那些散落在海外的稀世珍寶,究竟在哪裡,能不能回家,更是讓國人糾結。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